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综合 >其他 >

重生再为侯门妇

内容简介:一入侯门五年过,究竟是谁的错造就了谁的悲剧,沈莹绣到死都没能清楚

重生之后再入侯门,步步为营,处处小心

当前世的小叔子变成了今生的丈夫,她将如何应对这一场侯门深海的战役

重生之再为侯门妇 卷一:一波三折

更多>>

转头过后,莹绣看到齐颢铭出现在身后,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莹绣那最后一点晕眩都没了,十分醒神地看着他,笑地有些心虚。

在齐颢铭查清楚了之后,就知道是公孙康德去指使了齐颢均做的这件事,有机会就毁坏一下莹绣的声誉,因为齐颢铭腿脚不便,这点上最容易造谣,他们一没孩子成亲日子也很短,莹绣很容易就被冠上不守妇道的罪名,公孙康德想要把堂妹公孙莺莺嫁进南阳侯府。

不料齐颢均受伤,就在收到康平王府的邀请函,齐颢铭心中就有了主意,得知是一场鸿门宴,小夫妻俩就商定,莹绣跟着诸葛玉欣去参加,去时青碧和抱琴不得离身,他会和卓夜看情况的。

到了康平王府,公孙莺莺受了哥哥的教诲,去了齐颢铭在的地方,意图造成偶尔,再让齐颢铭背点负担,却被卓夜给打晕了过去,得知莹绣跟着一个不明身份的丫鬟去了偏僻的院子,这才让卓夜背着公孙莺莺过去,准备来个换包。

哪里知道莹绣明知那水有问题,自己还喝了一点,让自己晕的逼真一些,瞒过那个丫鬟,若是细想之下,莹绣为什么要把那有问题的糕点给身边的丫鬟吃,这么久时间过去了,三奶奶没出现她们都没起疑心,那个叫孔雀的丫鬟都不曾想到,一看到她们晕过去了,马上叫人进来抬上了床。

一个是早有预谋,一个是配合演出,就算是破绽百出,两帮人都各怀心思地演着。

莹绣委屈地看着齐颢铭,“我就只是咽下去一点点,若是不喝,那我怎么晕过去?”

身后已经是吵翻天了,公孙莺莺掀开被子一看,底下血迹一片,又好像感觉自己浑身酸痛地,对着身边的男人就拳打脚踢,众人推到了那屏风,本来是有所设计的让越多人看到越好,如今变成了公孙小姐私会,被人撞破的局面。

“先回家。”齐颢铭始终没有松口,她就这么大胆子地喝下去,引地唐靖南进来,就算是打的晕他,还是有风险存在。

莹绣自知理亏,看着他沉着脸是真生气了,乖乖地跟着他,青碧去通报了世子夫人,说莹绣身子不适先行回去了,马车上齐颢铭还一言不发,本来心中委屈的莹绣,也有些倔了起来,干脆也不理睬他。

回到了汀枫院,莹绣直接带着抱琴去包扎了伤口,卓夜地匕首锋利的很,抱琴下手的狠,伤口处都惨白地厉害。

心疼地给她上了药,莹绣拿过青碧递来的纱布,小心地给她缠上,“不许碰水了,底下丫鬟多,你指使就行了,如今天气冷,都不容易好。”

“没事的小姐,您赶紧去休息,我这小伤而已,哪有这么金贵,小姐没事就好了。”莹绣打好了结剪掉了纱布,抱琴的话险些让她落泪,前世她身边最后只剩下了这个丫头,背着自己偷偷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连着清白的身子都没了,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还什么都不肯说。

“胡说什么,以后不准这么做了。”莹绣压住哽咽,闷闷地说道,让青碧将东西都收了起来,今天若是唐靖南没有晕过去,她也不会让他有机可趁的,真是她的好母亲,唐家是她的娘家,若是她这样被休了回去,之前说她不是的言论就会因为她沈莹绣不守妇道给颠覆过来,那么将来要么留在沈家,要么再嫁给唐靖南,为了那一笔这样的嫁妆,她还真是丧心病狂,她怎么不想想莹惠和祺志的将来。

只是不知道,这件事唐家和沈鹤业知不知道,莹绣接过严妈妈递过来的安神茶,端在手心暖着,严妈妈叹了一口气,让抱琴和青碧出去,坐在了莹绣旁边劝道,“有话说开了就没事,别闷着谁都不理谁。”

刚才她们回来的时候,整个汀枫院都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少爷不是一脸温柔笑了,小姐也是闷闷地沉着脸,俩人就像是吵架过似的,严妈妈担心莹绣性子倔,半点都不肯让步,姑爷对小姐的好这成亲半年了她都知道,从来没见到他们脸红过什么事。

“奶娘,不是那样的。”莹绣侧个身窝进了严妈妈的怀里,她知道齐颢铭气自己不顾安危,竟然不等卓夜到了就喝下那茶,可她也有她的想法,若是不这么做,唐靖南怎么可能这么没心防地就进来,哄了一次齐颢铭还生气着,莹绣就有些拉不下脸。

毕竟是年轻的夫妻,有了口角和争执总是会想要对方先让着自己,严妈妈轻轻地抹着她的头发,“傻孩子,奶娘还不知道你,咱们绣儿就是个心软的,这总不能把姑爷往外推是吧,他若是强硬了,你就退一步,他若是让了,你才可以前进一些,两个人都撞在一块,那如何是好。”

莹绣闷闷地不说话,良久才从严妈妈怀里出来,“奶娘,抱琴受了伤,这些天就不用让她来我这伺候了。”

“那丫头从小就是个忠心的,成,我让紫烟去换着她。”严妈妈慈爱地摸摸她的脸,“乔妈妈给小姐做了爱吃的打糕,等会让平儿给你端上来。”

吃晚饭的时候,屋子里还是闷闷地,只听见筷子落在瓷碗上的声音,莹绣吃了小半碗就饱了,筷子搁在了桌子上,要紫烟给她倒些水润润喉咙。

齐颢铭看着她碗中还有大半的饭,眼神黯了黯,不动声色地吃了剩余地。

洗漱过后莹绣等着他上了床,这才脱了鞋子拉下了罗帐,正要跨过他的身子到里侧睡觉,齐颢铭抓住了她的手,往下一拉,莹绣倒在了他怀里,一条腿压在了他的腿上。

只听见他闷哼的痛叫,莹绣收回了腿,眼底闪过一丝动容,挣扎着要翻身自己到里侧睡,齐颢铭抱着她不让,无奈地说道,“别闹了。”

莹绣不再动,闷闷地说道,“谁闹了,你放开我,我睡的不舒服。”

耳旁传来齐颢铭的轻笑声,莹绣脸上浮现一抹愠色,紧接着他说道,“是心里不痛快,还是睡的不舒服。”

莹绣不答,闭上眼睛装睡,齐颢铭伸手拨弄着她耳迹的头发,一会又捏了捏她的鼻子,就是不让她睡的踏实,莹绣忽然睁开眼,瞪着他,齐颢铭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瞪了回去。

“你说你生什么气,这么大的事,你就这么喝下去,万一这里头是毒药怎么办,就算只咽下去一点点,也要你的命。”齐颢铭终是被她给打败了,侧身看着她。

“他们不可能下毒。”莹绣嘟囔着,有些委屈,“我知道卓夜会及时过来的。”

齐颢铭失笑,敢情是料准了卓夜会抬着公孙莺莺准时过来,她才这么没顾忌地喝下去,“万一晚了呢,他们先带着人闯进去,那你怎么办!”

“我”莹绣闷声,倘若他们先闯了进去,本来这就是个局,堂姐未必派了丫鬟过来,那孔雀未必就是康平王府的丫鬟,就算是当成有人意图不轨让她给发现了,也难圆其说。

可是不冒点险,如何不让他们好过,不一次解决了这个事情,她今后不得继续提醒吊胆,怕他们再使些下/流的手段。

齐颢铭将她抱紧在怀里,用力地抱着,眼中尽是害怕和担心,“就算没有这个万一,可真出了岔子,那你相公我怎么办。”

莹绣心中一软,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下次我一定先和你商量好,以后不会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一股热气传来,没等莹绣反应过来,齐颢铭的吻狂风暴雨般地落了下来,比任何一次都来的猛烈,那强烈的窒息感让莹绣喘不过气,双手揪着他的衣襟,无力地迎承着

第二天,莹绣再度睡过了头,睁开眼连着手都懒得动一下,看着齐颢铭一脸的清爽,干脆拉起被子闷住了头,眼不见为净。

“昨天你回来的时候说是身子不适,所以我让紫烟去和母亲说了,你等下午再过去请安。”齐颢铭怕她闷坏了,把被子拉了下来,莹绣脸上还带着一抹初睡醒的红晕,外面又纷纷扬扬地下着雪,齐颢铭干脆搂着她,也闭上眼,再睡了一会懒觉。

唐家的二少爷和康平王府小姐的丑闻,就算两家人再压,人多嘴杂,还是传出了一些消息,腊八一过,两家人就匆匆把日子给定了,来年开春就让他们成亲,莹绣坐在榻上,怀里是一个刚刚替换上的暖炉,翻着年底庄子拿上来的账册,一面听着抱琴在一旁说着。

“小姐,据说唐夫人险些把这个孙子给打死,说是唐家的声誉全让他给败了。”看来唐家是不知道这件事了,至少唐大人和唐夫人是不清楚,至于那长子唐泰识清不清楚,莹绣就不得而知了,公孙康德和九皇子关系甚好,这件事,少不得有这些因素在。

如果莹绣猜的没错,九皇子这是向定王爷示威了?

就在公孙和唐家忙着遮盖这件事的时候,诸葛玉欣提早发动了,本该还有半个多月才生的,一早起来,肚子就开始发作了,疑似双生的身子,诸葛玉欣也提早做好了准备,到了晚上天黑的时候,诸葛玉欣顺利地生下了一对双生女,没过几天,别苑那的柳絮儿就病倒了。

洗三这日,莹绣在屋子里陪着诸葛玉欣,这不论男女,莹绣都很喜欢,那一对小家伙长的可健康了,根本分不出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

诸葛玉欣看着莹绣在逗自己的大女儿,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她宁愿是女儿。

珞宁已经一岁多了,咿咿呀呀地会说了简单的话,诸葛玉欣心中软了一大半,对着莹绣说道,“等我出了月子,这院子里恐怕要添新人了,我父亲会让我家的庶妹妹嫁过来,母亲那也会选一些丫鬟开脸。”

莹绣抬起头,把珞宁递给一旁的奶娘,齐颢晟的院子里本来就是有通房,诸葛玉欣嫁进来的时候都给抬了做姨娘,如今又要再加,是想让她们生下庶子么,再说从庆王府嫁过来的妹妹,身份可是要比这些丫鬟提上去的要金贵的多了。

可诸葛玉欣脸上没有半点不开心,反倒是放下了什么心事

作者有话要说:——,屋子里有蚊子!

更多>>

相关链接
重生再为侯门妇相关信息

重生再为侯门妇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重生再为侯门妇资料,包括重生再为侯门妇新闻、重生再为侯门妇图片、以及重生再为侯门妇介绍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