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文学 >电视 >

战争迷雾

■本报记者 柳 刚 褚振江 特约记者 罗金沐

在下一场战争来临之前,我们准备好了吗?这,是悬挂在每名共和国军人心头的忧患之问。

胜利,从来只向那些能够预见战争特性的人微笑。然而,路在何方?

7年前,面对信息化时代战争的重重迷雾,国防大学兵棋研发团队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7年后的今天,他们用智慧和汗水,为我军在和平时期研究下一场战争打开了“一扇窗”――成功研发我军首个大型计算机兵棋演习系统。

这,是我军训练领域的一场技术“革命”――革命战争年代,我军指挥员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现在,他们运用信息技术从“多维棋盘”上学习战争,在虚拟战场空间探寻制胜之道。

犹如投入池中之“石”,计算机兵棋系统运用激起的变革“涟漪”,正在三军演兵场上不断扩散――它正改变着我军指挥员长期以来形成的机械化作战思维和粗放型的指挥模式,加快了我军战略战役训练实战化转型的步伐。

找准方向 敢为人先

“未来仗怎么打,系统就怎么设计”

说起兵棋系统的重要性,胡晓峰教授总会讲述那个震撼心灵的战例――

2002年12月,卡塔尔多哈郊外的大漠深处,美军利用计算机兵棋系统举行“内窥03”演习,推演“打击伊拉克”作战预案。谁也没想到,随后美军现实中进攻伊拉克并取得胜利的行动,居然和兵棋推演的结果几乎完全一致。

当时,这场万里之外的战火,让胡晓峰夜不能寐:“我军传统的作战模拟方式,已远远落后于时代。下一场战争将首先从计算机上打响!”

差距,摆在了眼前,必须迎头赶上。2007年,我军战略战役兵棋系统建设工程正式启动,踌躇满怀的胡晓峰担任总设计师。

理念,决定高度。胡晓峰对团队里的年轻人说:“造飞机,若失误了,摔的可能就是一架飞机;研发兵棋系统,若与实战相距甚远,导致指挥员指挥失误,损失的可能就是10架飞机,甚至导致整个战役失败。我们没有退路,必须拿下这个‘山头’。”

方向决定成败。在一次次自我否定中,胡晓峰带领团队对即将研制的兵棋系统进行了科学准确的定位:体现我军实际,体现时代特征,体现实战规律,打造一个具有世界领先技术水平的全新训练平台。

行动决定效果。在一无资料二无经验的基础上,团队另辟蹊径,创造性地将理论研究、技术突破和作战问题相融合,探索出一条“未来仗怎么打,系统就怎么设计”的新路。

讨论系统毁伤模块开发时,有人建议:加上多媒体展示,这样战场显示更生动。胡晓峰反问:“实战中,指挥员能看到导弹命中目标吗?实战情况是怎么样,就模拟成什么样,不能为了好看而背离实战。”

对于实战需求的模块开发,团队则精益求精,严抠每一个技术细节。作战模拟中,如何体现心理战是世界性难题。卫渤教授反复尝试,创新出心理战的裁决机理及方法,在兵棋系统中以拟人手法加入“士气”因素,实现了心理战由定性分析向定量评估的转变。

系统要逼真,数据是基础。在吴琳教授眼中,创新有时就是一种“繁琐的重复”――为了获得某类作战武器的毁伤精确数据,他和战友们在计算机上至少需要做3000次以上的试验。整整两个半月,他们与电脑上跳跃的数据曲线为伴。

据统计,目前团队编写了代码上千万行,先后设计了数百类军事规则模型,收集整理了1000余万条作战数据。

兵棋研发是一项技术复杂的系统工程。重重难关,如一座座大山,横亘在团队前进的路上。哪一关若是过不去,系统都可能夭折。失败了,爬起来,再失败了,重新再来;没了夜晚,没了周末,没了暑假,没了春节……团队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

“当感觉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是离成功不远的时刻。”经过近3年全力拼搏,他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2010年11月,战略战役兵棋系统的基本版问世。

性能到底怎么样?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随即,一次前所未有的“考核”展开――国防大学组织500多名学员,在上千台计算机上进行兵棋系统推演;与此同时,邀请20位军事训练专家,全程嵌入演练,负责监督“挑刺”。

整整推演了11天,系统运行正常,“考核”通过!掌声响起那一刻,胡晓峰和团队战友们个个热泪盈眶。

实战淬火 追求卓越

“无限接近实战,让兵棋成为0.999场战争”

等待,焦急地等待,心咚咚直跳。

那一刻,胡晓峰教授的心情就跟“新媳妇初次见公婆”一样紧张。

2011年6月,他们研制的兵棋系统受邀参加济南军区演习。这是兵棋系统首次在部队实战化运用。成败与否,事关兵棋系统的未来发展。

准备过程极为不顺:先是光缆被牛啃断了,接着设备电路因雷击损坏……作为前方具体技术负责人,司光亚教授带着大家连夜抢修,赶在演习开始之前,才调试好整个系统。

好!效果出人意料的好!演习中,来自司令员、军长、旅长等各级指挥员的认可表扬,让团队成员个个脸上笑开了花。

然而,经过短暂陶醉之后,胡晓峰教

更多>>

在下一场战争来临之前,我们准备好了吗?这,是悬挂在每名共和国军人心头的忧患之问。

胜利,从来只向那些能够预见战争特性的人微笑。然而,路在何方?

7年前,面对信息化时代战争的重重迷雾,国防大学兵棋研发团队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7年后的今天,他们用智慧和汗水,为我军在和平时期研究下一场战争打开了“一扇窗”―成功研发我军首个大型计算机兵棋演习系统。

这,是我军训练领域的一场技术“革命”―革命战争年代,我军指挥员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现在,他们运用信息技术从“多维棋盘”上学习战争,在虚拟战场空间探寻制胜之道。

犹如投入池中之“石”,计算机兵棋系统运用激起的变革“涟漪”,正在三军演兵场上不断扩散―它正改变着我军指挥员长期以来形成的机械化作战思维和粗放型的指挥模式,加快了我军战略战役训练实战化转型的步伐。

找准方向 敢为人先

“未来仗怎么打,系统就怎么设计”

说起兵棋系统的重要性,胡晓峰教授总会讲述那个震撼心灵的战例―

2002年12月,卡塔尔多哈郊外的大漠深处,美军利用计算机兵棋系统举行“内窥03”演习,推演“打击伊拉克”作战预案。谁也没想到,随后美军现实中进攻伊拉克并取得胜利的行动,居然和兵棋推演的结果几乎完全一致。

当时,这场万里之外的战火,让胡晓峰夜不能寐:“我军传统的作战模拟方式,已远远落后于时代。下一场战争将首先从计算机上打响!”

差距,摆在了眼前,必须迎头赶上。2007年,我军战略战役兵棋系统建设工程正式启动,踌躇满怀的胡晓峰担任总设计师。

理念,决定高度。胡晓峰对团队里的年轻人说:“造飞机,若失误了,摔的可能就是一架飞机;研发兵棋系统,若与实战相距甚远,导致指挥员指挥失误,损失的可能就是10架飞机,甚至导致整个战役失败。我们没有退路,必须拿下这个‘山头’。”

方向决定成败。在一次次自我否定中,胡晓峰带领团队对即将研制的兵棋系统进行了科学准确的定位:体现我军实际,体现时代特征,体现实战规律,打造一个具有世界领先技术水平的全新训练平台。

行动决定效果。在一无资料二无经验的基础上,团队另辟蹊径,创造性地将理论研究、技术突破和作战问题相融合,探索出一条“未来仗怎么打,系统就怎么设计”的新路。

讨论系统毁伤模块开发时,有人建议:加上多媒体展示,这样战场显示更生动。胡晓峰反问:“实战中,指挥员能看到导弹命中目标吗?实战情况是怎么样,就模拟成什么样,不能为了好看而背离实战。”

对于实战需求的模块开发,团队则精益求精,严抠每一个技术细节。作战模拟中,如何体现心理战是世界性难题。卫渤教授反复尝试,创新出心理战的裁决机理及方法,在兵棋系统中以拟人手法加入“士气”因素,实现了心理战由定性分析向定量评估的转变。

系统要逼真,数据是基础。在吴琳教授眼中,创新有时就是一种“繁琐的重复”―为了获得某类作战武器的毁伤精确数据,他和战友们在计算机上至少需要做3000次以上的试验。整整两个半月,他们与电脑上跳跃的数据曲线为伴。

据统计,目前团队编写了代码上千万行,先后设计了数百类军事规则模型,收集整理了1000余万条作战数据。

兵棋研发是一项技术复杂的系统工程。重重难关,如一座座大山,横亘在团队前进的路上。哪一关若是过不去,系统都可能夭折。失败了,爬起来,再失败了,重新再来;没了夜晚,没了周末,没了暑假,没了春节……团队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

“当感觉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是离成功不远的时刻。”经过近3年全力拼搏,他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2010年11月,战略战役兵棋系统的基本版问世。

性能到底怎么样?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随即,一次前所未有的“考核”展开―国防大学组织500多名学员,在上千台计算机上进行兵棋系统推演;与此同时,邀请20位军事训练专家,全程嵌入演练,负责监督“挑刺”。

整整推演了11天,系统运行正常,“考核”通过!掌声响起那一刻,胡晓峰和团队战友们个个热泪盈眶。

实战淬火 追求卓越

“无限接近实战,让兵棋成为0.999场战争”

等待,焦急地等待,心咚咚直跳。

那一刻,胡晓峰教授的心情就跟“新媳妇初次见公婆”一样紧张。

2011年6月,他们研制的兵棋系统受邀参加济南军区演习。这是兵棋系统首次在部队实战化运用。成败与否,事关兵棋系统的未来发展。

准备过程极为不顺:先是光缆被牛啃断了,接着设备电路因雷击损坏……作为前方具体技术负责人,司光亚教授带着大家连夜抢修,赶在演习开始之前,才调试好整个系统。

好!效果出人意料的好!演习中,来自司令员、军长、旅长等各级指挥员的认可表扬,让团队成员个个脸上笑开了花。

然而,经过短暂陶醉之后,胡晓峰教授和大家冷静下来―盘点首次实战化运用得失,他们清醒地看到兵棋系统还存在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一流的软件系统是用户“用”出来的。胡晓峰对大家说:“我们不仅要建好兵棋系统,更要最大限度用好

更多>>

在下一场战争来临之前,我们准备好了吗?这,是悬挂在每名共和国军人心头的忧患之问。

胜利,从来只向那些能够预见战争特性的人微笑。然而,路在何方?

7年前,面对信息化时代战争的重重迷雾,国防大学兵棋研发团队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7年后的今天,他们用智慧和汗水,为我军在和平时期研究下一场战争打开了“一扇窗”―成功研发我军首个大型计算机兵棋演习系统。

这,是我军训练领域的一场技术“革命”―革命战争年代,我军指挥员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现在,他们运用信息技术从“多维棋盘”上学习战争,在虚拟战场空间探寻制胜之道。

犹如投入池中之“石”,计算机兵棋系统运用激起的变革“涟漪”,正在三军演兵场上不断扩散―它正改变着我军指挥员长期以来形成的机械化作战思维和粗放型的指挥模式,加快了我军战略战役训练实战化转型的步伐。

找准方向 敢为人先

“未来仗怎么打,系统就怎么设计”

说起兵棋系统的重要性,胡晓峰教授总会讲述那个震撼心灵的战例―

2002年12月,卡塔尔多哈郊外的大漠深处,美军利用计算机兵棋系统举行“内窥03”演习,推演“打击伊拉克”作战预案。谁也没想到,随后美军现实中进攻伊拉克并取得胜利的行动,居然和兵棋推演的结果几乎完全一致。

当时,这场万里之外的战火,让胡晓峰夜不能寐:“我军传统的作战模拟方式,已远远落后于时代。下一场战争将首先从计算机上打响!”

差距,摆在了眼前,必须迎头赶上。2007年,我军战略战役兵棋系统建设工程正式启动,踌躇满怀的胡晓峰担任总设计师。

理念,决定高度。胡晓峰对团队里的年轻人说:“造飞机,若失误了,摔的可能就是一架飞机;研发兵棋系统,若与实战相距甚远,导致指挥员指挥失误,损失的可能就是10架飞机,甚至导致整个战役失败。我们没有退路,必须拿下这个‘山头’。”

方向决定成败。在一次次自我否定中,胡晓峰带领团队对即将研制的兵棋系统进行了科学准确的定位:体现我军实际,体现时代特征,体现实战规律,打造一个具有世界领先技术水平的全新训练平台。

行动决定效果。在一无资料二无经验的基础上,团队另辟蹊径,创造性地将理论研究、技术突破和作战问题相融合,探索出一条“未来仗怎么打,系统就怎么设计”的新路。

讨论系统毁伤模块开发时,有人建议:加上多媒体展示,这样战场显示更生动。胡晓峰反问:“实战中,指挥员能看到导弹命中目标吗?实战情况是怎么样,就模拟成什么样,不能为了好看而背离实战。”

对于实战需求的模块开发,团队则精益求精,严抠每一个技术细节。作战模拟中,如何体现心理战是世界性难题。卫渤教授反复尝试,创新出心理战的裁决机理及方法,在兵棋系统中以拟人手法加入“士气”因素,实现了心理战由定性分析向定量评估的转变。

系统要逼真,数据是基础。在吴琳教授眼中,创新有时就是一种“繁琐的重复”―为了获得某类作战武器的毁伤精确数据,他和战友们在计算机上至少需要做3000次以上的试验。整整两个半月,他们与电脑上跳跃的数据曲线为伴。

据统计,目前团队编写了代码上千万行,先后设计了数百类军事规则模型,收集整理了1000余万条作战数据。

兵棋研发是一项技术复杂的系统工程。重重难关,如一座座大山,横亘在团队前进的路上。哪一关若是过不去,系统都可能夭折。失败了,爬起来,再失败了,重新再来;没了夜晚,没了周末,没了暑假,没了春节……团队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

“当感觉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是离成功不远的时刻。”经过近3年全力拼搏,他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2010年11月,战略战役兵棋系统的基本版问世。

性能到底怎么样?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随即,一次前所未有的“考核”展开―国防大学组织500多名学员,在上千台计算机上进行兵棋系统推演;与此同时,邀请20位军事训练专家,全程嵌入演练,负责监督“挑刺”。

整整推演了11天,系统运行正常,“考核”通过!掌声响起那一刻,胡晓峰和团队战友们个个热泪盈眶。

实战淬火 追求卓越

“无限接近实战,让兵棋成为0.999场战争”

等待,焦急地等待,心咚咚直跳。

那一刻,胡晓峰教授的心情就跟“新媳妇初次见公婆”一样紧张。

2011年6月,他们研制的兵棋系统受邀参加济南军区演习。这是兵棋系统首次在部队实战化运用。成败与否,事关兵棋系统的未来发展。

准备过程极为不顺:先是光缆被牛啃断了,接着设备电路因雷击损坏……作为前方具体技术负责人,司光亚教授带着大家连夜抢修,赶在演习开始之前,才调试好整个系统。

好!效果出人意料的好!演习中,来自司令员、军长、旅长等各级指挥员的认可表扬,让团队成员个个脸上笑开了花。

然而,经过短暂陶醉之后,胡晓峰教授和大家冷静下来―盘点首次实战化运用得失,他们清醒地看到兵棋系统还存在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一流的软件系统是用户“用”出来的。胡晓峰对大家说:“我们不仅要建好兵棋系统,更要最大限度用好

更多>>

随着高分辨率侦察与精确打击系统的威胁日益加剧,伪装作为提高部队生存力的重要手段,不仅是世界各国军队关注的热点,也是伪装装备建设与发展必须考虑的因素。

据外媒报道,一些军事强国正在研究开发能规避覆盖整个地区精密传感器的新一代伪装网系统,并装备部队。

可以预见,未来高新伪装器材的研发将在世界范围内持续升温,并给伪装技术及其装备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与挑战。

“仿生”灵感,军事伪装的科学启迪

善于伪装,自然界里有很多物种借此生存壮大。这些生物不仅了解自己周围的环境,而且会将自己恰如其分地融入环境之中。

“善变”的爬行类动物变色龙,常在不经意间改变身体颜色,以逃避天敌或接近猎物;“拟态章鱼”依据所遇到的危险,至少能模仿15种海洋生物的模样,可以做到瞬间“消失”;乌贼则把伪装术上升到一个新高度,肤色多变更胜于变色龙。这些生物“伪装”的背后,是“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在进化过程中,各种生物不仅努力使生活习性更适应自然,也让外形色彩更趋近自然。

将“保存自己”作为战场法则的军事斗争也不例外。自然界生物运用“拟态”和“保护色”巧胜天敌的“仿生”意识,是军事伪装器材的灵感来源。军事伪装可追溯到上古时代。比如,《荷马史诗》中提及的“特洛伊木马”就是军事伪装的早期表现,即将人员和装备伪装成无害的事物,使得战术行动出其不意。

可以说,古往今来,军事伪装在战场上的作用尤为重要。巧妙地运用军事伪装技术,隐藏自身真实的作战意图,往往能取得令人称奇的胜利。当今战场,“发现即摧毁”早已成为现实,兵家不仅要“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也应懂得“发现敌人,伪装自己”。

[!--empirenews.page--]

你“探”我“隐”,伪装技术出神入化

随着侦察监视与打击技术的飞速发展和有机融合,尤其是反伪装技术手段与能力的进一步提高,传统伪装方式正面临着空前挑战。但现代侦察绝非“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是给战场伪装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达到更高境界。一方面,在高分辨率的侦察卫星和红外、微波、激光、热成像等先进技术装备面前,再靠插几棵小草、几束树枝进行伪装显然不行了,必须提高伪装的技术含量;另一方面,信息技术在促进侦察技术发展的同时,也给伪装技术注入了新的活力,给隐真示假手段插上了翅膀,使伪装更加出神入化。现代伪装融电磁、光学以及信息技术于一体,进入陆、海、空、天、电磁以及网络等全维空间,堪称“战场魔术师”。

近年来,原始的自然伪装经发展演变,形成了以伪装网、伪装涂料、假目标、伪装烟幕、伪装迷彩、角反射器、单兵伪装器材等为代表的伪装装备体系,构成了现代军事伪装隐真示假的物质基础。以先进技术为牵引,现代伪装技术正加速向多谱性、多样性、自适应和智能化等方向发展。例如,纳米和等离子体等新材料技术的出现,使目标更难以被发现,生存能力也随之提高;自动化技术的发展,提高了各类伪装器材的机动性和作业效率;生物工程仿真技术和隐形技术的发展,更使伪装变得“随心所欲”。

尤其是涉及等离子体物理学、磁流体力学、材料学、现代雷达等多学科知识的等离子体隐身技术,在军事上具有极高的潜在应用价值,已成为世界各军事强国竞相研究的焦点。这也使得等离子体隐身技术逐渐从实验室走向武器装备工程化应用,应用范围也从航空领域逐渐走向舰船以及地面武器装备。

[!--empirenews.page--]

有的国家等离子体隐身技术已进入实用阶段,开发出了等离子体隐身天线。特别是俄罗斯已历经三代等离子体隐身产品的研发,可将飞机周围的空气变成等离子云,借此来吸收和散射雷达波,使战机达到隐身效果。去年,俄罗斯的克尔德什研究中心还在研究可供人体携带的离子发生器,既能躲避雷达侦察,又对红外侦察有很好的伪装作用。该产品还有一个神奇的特性:能使飞行中的子弹攻击路线发生改变,从而确保战斗员不被子弹击中。

此外,各国伪装部队在高技术条件下的隐真示假技术发展迅速,不仅具有对各种兵器、机场、码头、永备工事等重要目标实施反光学、反雷达、反热成像侦察的隐真能力,还具有构筑假阵地、假车场、假炮场、假指挥所、假城镇、假道路等点状、线状、面状目标的示假能力,正在实现从静止目标向运动目标、从简单伪装技术向全波段伪装技术、从战术目标伪装向战役战略伪装的全面转变。

[!--empirenews.page--]

因势而变,透明战场适者生存

因势而变发展伪装技术,有利于在未来战场上知己知彼、抢占先机。英国研发电子伪装技术,通过将周围环境影像反向投影到车体外部,达到隐身效果;多国科学家联合研制新型石墨烯伪装系统,可在不同温度下,重塑自身热成像系统,完成伪装;俄罗斯装备特种工程伪装车辆,可清除运行轨迹,确保不被发现。

在等离子体隐身技术方面,各国的研究成果大多集中在飞行器、雷达天线及导弹等方面,而在陆军部队的应用研究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有专家指出,如能抢占先机,率先将该技术运用于陆军装备的研发,将会在这一领域处于国际前沿水平。

随着伪装与反伪装技术及其装备的发展,“伪装”的内涵与外延也正在发生质的变化。未来作战,技术伪装所带来的战术优势正在日益缩减,如果不能实现行动的隐秘,将无法达成作战的突然性。因此,对“伪装”的理解应当是:通过技术、战术等多种途径,实现作战力量、作战行动的全过程伪装,力求实现技术伪装与行动伪装的有机统一,通过周密的战术行动规划,降低被探测的概率,以弥补伪装技术上的不足。

先进的信息技术虽然能使对手看到“山那边的事情”,却未必能及时看懂真实的意图。如果能够在装备技术上应用到位,在战术谋略上运用得当,并在时机选择上恰到好处,多法并举巧摆“迷魂阵”,则完全可能骗过对手的“大脑”,大大提高军事行动的成功率。“假作真时真亦假”的伪装魅影,将在未来战争舞台上发挥愈来愈大作用。

(责编:杜鹏飞)

更多>>

相关链接
战争迷雾相关信息

战争迷雾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英雄连战争迷雾_斯巴达战争迷雾_斯巴达战争迷雾无损、以及战争迷雾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