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综合 >人物 >

张文彬

一手提拔了文强的原重庆政协主席张文彬

  当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被“双规”之后,原全国人大代表、82岁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参事雷亨顺不无感叹地说,“文强的问题历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反映很多,为什么动不了?”并非没人动文强,这十几年文强的职务“动”了好几次:从副处级的县委副书记,一路“动迁”升到了正厅级的直辖市常务副局长。

  “贵人”书记

  “有的同志问我,文强是你选上来的,他平时来不来你这边?我说,不来”。已经退休的原重庆市政协主席张文彬,并不否认其对文强的提拔。 当地官场上则流传着一句话“没有张文彬,就不会有文强”。

  可以基本确定,两人相识于重庆巴县。

  官方资料显示:张文彬出于生1934年,于1978年任巴县县委副书记,1981年3月任县委书记。在此期间,比他小20岁的文强一直任职于巴县政法系统,并在这里完成了从普通科员到副处级的跨越:1972年参加工作,分配到巴县(今巴南区)公安局秘书股,1983年,成为县委政法口的常委,1985年,升任分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

  文强升任副书记的次年,张文彬离开了巴县,担任重庆市政府财贸办主任。 5年后,文强也获得了进入重庆的机会。

  这一年,36岁的文强被市委组织部推荐给了市公安局。也正是在这一年,张文彬升任重庆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

  “从中国的人事体制来看,对公安局副局级以下重要官员的任命,政法委书记往往起到决定性作用”,国家行政学院的一位专家指出。

  天时 地利

  除了上层的“人和”和当时恰逢中央提倡“干部年轻化”的天时,对于文强的这次提拔,巴县的“地利”也不可忽视。

  重庆官员流动有个重要传统,即主城区的官员大多从周围区县选拔。而巴县是距离主城区最近、经济实力最大的一个县。因此,巴县的官员上调,一般都出任重要岗位。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市公安局本来是想调巴南区的人大主任,曾在市公安局工作过的刘圣福。但文强得到了包括张文彬和刘圣福在内的一致举荐,主要理由是觉得他“吃得苦,聪明,肯干”。当时老县委书记已经去世了一段时间,文强作为县委副书记,实际担负着一把手的重任。

  当时有两位巴县干部反映文强素质不高、工作作风有问题。据当地一位记者回忆,一位前市委常委去巴县视察工作,酒酣耳热之后,文强和平时关系不错的刘圣福吵起来,让这位常委觉得很不快。有一次,文强甚至在酒席上和一位与自己关系不和的巴县领导抡起酒瓶。不过,张文彬却表示,文强在巴县“很规矩的,到了市里以后,说话才开始不拘小节,不时口带脏话”。

  1992年,文强出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刑侦。知情人士解释了最终任用文强的考虑:他年轻,才37岁。市局当时还有一批解放后就参加工作的老领导,在警察队伍中有威望,应该可以约束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市委组织部已经做出了决定,公安局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page]

  谦恭未“篡”时

  刚到一个更高层级的权力系统,文强显得很恭敬,他称呼局里的老领导为“老人家”,并表现出了自己在刑侦方面的才华。时任局长的王文德搞敌情出身,懂侦查业务,他也认可文强“肯钻研,分析案情能说到点子上”。刚到重庆两年,文强领导的刑侦队伍破获了两起全国闻名的大案:1992年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业内人士透露,上世纪90年代,重庆的刑侦力量在全国排前几位,丝毫不逊色于广东等大城市。

  但文强酒后滋事的事情又再次发生。除了嗜酒,文强还表现出和黑社会打成一片的江湖气。王平、王渝南被认为是解放后重庆第一代黑社会的代表。文强和王平交往甚密,坊间广为传播的一个事例是:他高调参加了王平女儿的生日宴会。据业内人士介绍:“搞刑侦的人和黑社会交往的情况有两类,一是从工作出发,同流但不合污。另一类是从工作出发,慢慢以无原则对原则,然后将这种交往变为牟利的工具。文强属于后者。”

  仕途搁浅

  1997年,重庆直辖。文强面临着进重庆后第一次重要晋升机会。市局的老领导退休,市长王鸿举正在考虑新的常务副局长人选,文强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他在公安局的资历比较深,还拥有相当于硕士的学历(文强毕业于泸州警察学校,但在巴县任职时,曾在西南师范大学研究生进修班在职学习两年,这让他拥有了在重庆同级公安官员中的最高学历)。

  但文强张扬的性格没有在系统内部获得支持。业内人士称,“常务副局长应该让没有野心的人来做,和一把手之间才能搭配好。”最受非议的是张君被抓获后,文强在电视上频频露面,讲自己在破案中的作为,在公安系统内引起很多不满,其实,张君被抓获的一个重要起因是湖南公安先发现线索,提供给重庆。最后公安部嘉奖的时候,文强被记一等功,湖南方面却颗粒无收。后来重庆市局一位老领导去湖南开会,湖南方面的人当面表示不满,称文强“是政治流氓”。

  因此,当市长王鸿举向一些老同志征求常务副局长的人选意见,分管治安的副局长陈焕奎获得了更多的支持,并最后出任常务副局长。

  从巴南进入重庆市公安局做副局长后的10年时间,文强的仕途搁浅了。虽然已经在公安局挑大梁,进入时间也最久,但一直再未获得行政职务上的提升。

  仕途停滞时,文强却从另一个渠道找到了能量的提升空间。

  黑白空间

  直辖为重庆带来了大量建设资金。2007年全国“两会”前夕,重庆市长王鸿举向中外媒体形容这个速变的城市:每3个月就要更新一版地图。但随着经济的发展,重庆的黑社会也“进化”出了与上一代黑社会不同的特点:“大多都拥有实体,看起来都是正行,但是用非法的手段经营。”

  1997年后也是文强在黑白两道的快速成长期。对于他在此位置上坐大概有两种解释,一是重庆市公安局的官员任命传统,由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因此只有一半的精力能放在公安局的管理上;二是公安局长多是由外系统调入,本身不懂业务,在专业性极强的刑侦工作上,不得不倚靠文强。这些都为文强形成自己的权威提供了时机。

  一次办案中,两名犯罪嫌疑人持枪在一座小楼中负隅顽抗,公安干警久拖不能拿下,文强来到现场,拿起扩音器喊话:“我是文强,限你们3分钟内投降。”3分钟后,两名嫌疑人无条件投降。在谈论这件事时,圈内人认为这更多体现的是文强在黑道中的权威。

  在特定环境下,文强的这种“权威”似乎不完全是坏事。而即使是对文强为人持负面评价的人士,也肯定他对本职工作“敬业”。抓到张君后一脚踹到张君的脸上,这曾被解读为他爱作秀的证据,但一位文强的老领导认为,这种兴奋是真实的,“是他的个性”。可供佐证的数据是,重庆这些年的刑侦破案率介于85%到89%之间,略低于全国91%的平均水平,“但考虑到重庆的复杂情况,他的本职工作未必出类拔萃,却也是能完成的”。

  2001年是文强人生的高峰。“共和国第一刑事大案” 张君案在重庆的破获,不仅让文强摆脱了因王平事件的危机,还成为他仕途的推动力。2001年,文强升为一级警监,正厅级侦察员,此后不久,升任常务副局长,成为二把手,搞科技出身、曾被评价为“太老实”的王华刚成为三把手。据说,新任的公安局局长朱明国曾就这个人选安排咨询原来的老领导,得到的回答是:“用文强的才干,用王华刚的品行。”

  2009年8月,文强因涉嫌黑社会保护伞、强奸等被双规。在这一年前,他被调离他经营了数十年的公安系统,调任重庆市司法局长,这是他最后一次,或许也是唯一一次没有“贵人”相助的“升迁”。 [page]

  人物简介张文彬

  张文彬(1934。8—),重庆市人。大专毕业,195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高级经济师。1951年5月参加工作后,曾在巴县木洞区税务所当征收员、办事员、副所长。1956年2月后任巴县税务局秘书股长、副局长(其间:1956年7月在财政部西安财干学校学习一年)。1957年8月后任巴县税务局副局长,财政局副局长、局长。1962年7月后任巴县人委财政科科长,县革委财贸组副组长,县委财贸部副部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1978年12月任巴县县委副书记,1981年3月任县委书记。1986年3月任重庆市人民政府财贸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1988年5月任中共四川省重庆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1988年6月后任中共四川省重庆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市人民政府副市长。1991年4月任中共四川省重庆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1992年4月后负责市委常务工作。1993年6月后任四川省重庆市十届政协主席、党组书记。1997年6月起任第一届政协重庆市主席。张文彬同志是一个善于发现人才、重视人才、培养人才的领导,最近因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涉黑被拘,一些媒体将目光转向这位曾经提拔文强的老领导。曾在重庆工作过的国际七三学社主席陈恩田先生说:没有领导敢保证自己提拔的干部永远不犯错误,此一时彼一时。毕竟张文彬提拔文强是近20年前的事了。

更多>>

相关链接
张文彬相关信息

张文彬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武汉市领导张文彬、以及张文彬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