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文学 >电视 >

希特勒婴儿

  他们以“超人”和“世界未来统治者”的名义降生到世上,却在孩提时代就开始背负“纳粹崽子”的耻辱烙印。被生身父母遗弃,被历史遗弃,半个多世纪以来,没有人愿意提及他们的存在。他们就是希特勒疯狂种族计划的产物,“雅利安婴儿”。这些被无根的孤独和“纳粹血统”的负罪感折磨了大半生的人,终于在花甲之年鼓起勇气,首次向世人讲述自己的故事。 

  他们并不是严格意义上希特勒的孩子,但他们的确是纳粹法西斯时代的产物。当他们被希特勒从地狱中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无法逃脱的宿命。 

  “希特勒婴儿”首次公开聚会 

  2006年11月4日,德国东部城镇韦尼格罗德见证了一次特别聚会,约40名参与者都是德国纳粹秘密计划的受害者。他们被称为“希特勒婴儿”,是当年德国纳粹为实现人种净化、制造“雅利安超人”秘密计划的产物。这是“希特勒婴儿”首次公开聚会。如今都已年过六旬的“希特勒婴儿”们在聚会中公开讲述各自的故事,向世人揭露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此前,由于许多“希特勒婴儿”在纳粹党徒家中长大,或父亲就是党卫军成员,他们有很强的负罪感,许多人不肯公开自己的身份。“希特勒婴儿”们4年前才开始首次私下聚会,去年正式成立了“生命痕迹”组织。约60名组织成员中,大部分都是“希特勒婴儿”。该组织法负责人马蒂亚斯·麦斯纳表示:“直到今天,他们当中很多人还在遭受这个秘密和纳粹种族意识形态的痛苦折磨。” 

  “生命痕迹”举办这次公开聚会,鼓励“希特勒婴儿”正视历史、讲述自己的故事、互相鼓励支持,并分享寻找亲人的经验。组织成员维奥莱特·瓦伦博恩说:“只要我们还活着,就要鼓起勇气公开身份,讲述我们的故事。” 

  纳粹“育婴农场”遍布欧洲 

  巴黎的北部,是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爱浪漫的法国人给它取了一个充满了哥特韵味的名字——拉莫拉耶。从远处看去,这片山丘的形状像极了一只睡卧的骆驼,头朝西,尾朝东。在它西边的驼峰尖上,坐落着一座美丽而神秘的庄园。这座庄园由一个生产巧克力的百万富翁所建造。如今,它成了法国红十字会伤残儿童中心。但是,若干年以前,拉莫拉耶庄园却全然不是今天的样子。在二战期间,这里的整个屋子里密密麻麻地塞满了用白布包裹着的婴儿,面无表情的护士在他们之间来回穿梭,仿佛他们面对的,都是刚从流水线上下来的产品。 

  村民不知道这些婴儿来自哪里?这究竟是一个什么场所?但在当时纳粹的高压统治之下,真相被遮掩得严严实实。这个谜一直到纳粹完全被击败以后才被解开。 

  这座庄园,竟然是德国纳粹用来专门繁殖纯种的雅利安婴儿的“育婴农场”,这种“育婴农场”在纳粹的官方档案里有一个学究气十足的名字——“生命之源计划中心”。 

  塞拉是首个出书讲述个人经历的“希特勒婴儿”,她的故事还被改编成电影。图为吉塞拉自传的封面。 

  希特勒的“生命之源”计划 

  希特勒和他的党羽们坚信雅利安人是神族的后代,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惟一的目的就是去统治比他们更劣等的种族。基于对这种种族优越性的狂热迷信,希特勒建立了纳粹新宗教,鼓吹要建立一个由优等种族组成的德意志帝国,并最终称霸世界。为了实现这个梦想,种族纯化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为了制造所谓的纯种“雅利安婴儿”,纳粹发起了“生命之源”计划(Lebensborn),鼓励精心挑选的德国军官跟金发碧眼的“纯种”雅利安美女发生性关系,炮制出“完美的”雅利安后代。 

  批量生产纯种雅利安婴儿 

  当时负责“生命之源”计划的正是纳粹党卫军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从1933年开始,他就授意所谓的“党卫军精英”专门选择金发碧眼的德国妇女发生性关系,以便为“元首”创造更多的“优秀人种”。除采取种种措施鼓励雅利安人生育以外,为了实现纯种雅利安婴儿的批量生产,纳粹在德国和他们所占领的地区设立了众多秘密的、令人发指的“育婴农场”。 

  “育婴农场”向雅利安妇女提供了一个可以生小孩并可以对外保密的地方,使她们可在那里悄悄产下她们非婚生的婴儿。那里的孕妇个个都是金发碧眼,符合纳粹的雅利安人标准。为了保密,母亲的身份都被记录在由党卫军严密保存的文件中,这些文件是与当地普通儿童的出生记录分开保存的,自从希姆莱1936年开办第一所“育婴农场”之后,他手下的党卫军在德国各地又建起了9个这样的中心。在第三帝国12年的历史上,大约有1万名婴儿出生在德国的“育婴农场”。 

  鼓励士兵在占领区“播种” 

  二战开始后,纳粹又在多个被占领的欧洲国家设立了所谓的“育婴农场”,迫使被侵占国的金发女郎与德国军官发生性关系。当时至少有8000名所谓的雅利安婴儿以这种方式在欧洲诞生,纳粹元首希特勒为示鼓励,经常与那些“雅利安后代”拍照留念。 

  许多金发碧眼的德国未婚女子和已婚妇女都疯狂地响应纳粹的号召,在德国士兵开往前线时,纷纷与他们发生性关系。历史学家马克·希尔道:“当年许多德国女子都将她们的行为当作是爱国心的表现,为的是生产出金发碧眼的新一代纳粹分子。”不过,对于其他纳粹占领国的女性,“爱国宣传”显然毫无作用,于是纳粹便使用一些更残忍的手段,逼迫金发碧眼的当地女子与德国士兵发生性关系。

  从1935年起,纳粹德国开始推行罪恶的“生命之源”人种繁殖计划,企图建立人数1。2亿的“雅利安超人”军队来统治世界。 

  嫌生育太慢干脆绑架现成 

  希姆莱为了实现所谓“光大德意志优等民族”这一极其荒谬的目标无所不用其极,曾经以生孩子的多寡为标准来提拔党卫军成员。纳粹甚至还嫌十月怀胎批量生产“雅利安婴儿”速度太慢,于是干脆直接绑架其他国家具有雅利安血统和相貌特点的金发儿童,将他们送到德国给人抚养,希望他们将来成为德国的“铁军”。二战期间,在被纳粹占领的欧洲国家至少有25万儿童被纳粹分子绑架,送给德国家庭收养。由于战争后期德国资源缺乏,许多被绑架儿童都因营养不良而死去。 

  纳粹血统成为终身耻辱烙印 

  1945年5月8日,第三帝国投降,纳粹的荒唐计划终止了。但纳粹创造“优等种族”的罪恶行径,却使数以万计的孩子成为牺牲品。这些当年在“育婴农场”诞生的儿童,如今都已经步入暮年。战争虽已经结束多年,纳粹在他们身上烙下的印章却成了他们身上永远擦不去的耻辱的标记。二战结束后,许多在“育婴农场”出生的孩子长大后都因为“具有纳粹基因”而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 

  命运最悲惨的恐怕要算出生在挪威的“希特勒婴儿”了。纳粹虽然鄙视犹太人血统,对挪威人的北欧血统却十分赏识。1940年德国入侵挪威的时候,德国军队指挥官纷纷指使他们在挪威的部下尽量和挪威妇女多生孩子。出于逼迫或出于自愿,成千上万的挪威妇女成全了他们,生下成千上万雅利安血统和北欧血统混合的“希特勒婴儿”。这些挪威妇女万万没有想到,赋予这些孩子以生命将来也会给自己和孩子带来终身的耻辱和遗憾。 

  在很多人眼里,“育婴农场”是党卫军军官和风骚的金发碧眼女人鬼混的地方,但事实上,纳粹利用人们对未婚先孕的偏见,让普通人成为了种族试验的一部分。 

  未婚妈妈被照顾得像公主 

  从20世纪初开始,德国的出生率就一直在下降,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希望扭转这一势头。他内心很清楚,德国不久即将拥有更广袤的疆土,德国需要更多的人口去占领这些地方,而这些人必须是符合人种标准的战士——健康、白种、非犹太人,最好是日耳曼人。 

  1935年时,希姆莱创建了“生命之源”计划。两年之后,该计划第一家“育婴农场”在巴伐利亚建成。在这里,女性尤其是单身女性可以享受到优质的产前服务,她们还可以选择在产房或者家中进行分娩。 

  在当时的德国,女性未婚先孕就要承受非常大的社会压力。“育婴农场”为这些未婚先孕的妇女提供了一个秘密分娩的场所,在这里各种条件优良,孕妇能够得到精心的照顾。“我们被照顾得像个公主一样。”曾经在“育婴农场”生过孩子的一位妇女回忆起这段历史时说,“到现在我还在想为什么纳粹可以如此狡诈地实施他们罪恶的计划。” 

  此外,希姆莱还发动宣传攻势,不断鼓动未婚女性和即将开往前线的德国士兵发生性关系,为国家繁育“优秀的后代”。这种荒唐的行为,当时被称作是爱国心的表现。为示鼓励,希姆莱甚至以生孩子的多寡为标准来提拔党卫军成员。纳粹元首希特勒也经常接见这些“雅利安后代”和他们的母亲。而且,在当时的德国,想成为“育种”母亲,并不那么容易,她们除了必须具备金发碧眼的外貌特征之外,还要证明自己家族三代以内都具备雅利安血统。 

  被选中的女性怀孕生下孩子后,要带孩子去参加一个类似宗教仪式的党卫军命名仪式——带有党卫军标志的匕首举过孩子的头顶,同时妈妈们宣誓效忠纳粹。 

  女人只需生国家来养育 

  此外,“育婴农场”还负责收养儿童,当那些未婚先孕的女性生下孩子后,迫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往往不敢抚养孩子,就把孩子交给“育婴农场”抚养。“育婴农场”就为这些孩子寻找家境富裕、亲纳粹的德国养父母,有很多是直接交给纳粹军官家庭抚养,好对他们从小进行洗脑,培养成纳粹的忠诚战士。 

  在二战期间被纳粹占领的国家,希姆莱则鼓动德国士兵和当地的金发碧眼女子发生性关系,哪怕采取强迫手段,也要多多繁殖“雅利安超人”。根据挪威当局的资料,德国占领挪威期间,在那里留下了大约1。2万名孩子,他们的父亲绝大多数是当时驻扎在挪威的德国士兵,其中有约8000人来自于设立在挪威的“育婴农场”。 

  “希特勒婴儿”的讲述 

  无尽的烦恼和耻辱,这就是当年这些曾经被认为要继整个地球的“优秀人种”从纳粹那里、从希特勒那里继承来的遗产。对他们来说,历史开了一个多么大的玩笑。 

  锦衣玉食的日子没有过多久,二战就结束了,这些曾经具有特殊地位的妇女和孩子不得不面对他们从纳粹蹂躏下解放出来的同胞。世界从此翻了一个个。成千上万和纳粹军官睡过觉的娜威妇女被送到集中营,成批成批“有一半纳粹血统”的“希特勒婴儿”被送到孤儿院。白眼、嘲笑、侮辱和殴打成了他们生活中的家常便饭;“纳粹猪”是这些儿童在学校里怎样都摆脱不了的绰号。挪威最大的精神病医院的院长说,这些妇女现在绝大部分精神都有不同程度的失常,已经长大成人的“希特勒婴儿”有80%以上智力发育程度低于同龄人。 

  尘封档案解密“超级战士”梦 

  此外烦扰“希特勒婴儿”的还有他们谜一样的身世。他们中有人曾经试图找到自己出身的答案,却往往因人们长期以来不愿面对历史、不愿和纳粹不光彩历史沾边而受挫;他们的亲身父母或养父母对“生命之源”计划都三缄其口,而二战即将结束时,党卫军紧急销毁的“生命之源”相关文件更是使解开这些人的身世之谜难上加难。 

  1999年12月,德国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在德国政府档案的故纸堆中发现了1000多份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有关“育婴农场”的资料。对于出生此地的人来说这是天大的喜讯。成千上万当年的“希特勒婴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档案显示,纳粹计划在被侵占的欧洲各国都建立“育婴农场”,尽管二战中有600万德军士兵死亡,但希特勒却希望通过“生命之源”计划炮制出更多的士兵。纳粹的“生命之源”计划甚至定到了1980年,梦想到那时能炮制出1。2亿名强壮的“雅利安后代”。但如果生出来的雅利安婴儿带有某些残疾和缺陷,那么“育婴农场”中的护士会毫不犹豫地将婴儿毒死或饿死。幸运的是,随着纳粹的灭亡,臭名昭著的“生命之源”计划也终于寿终正寝。 

  “纳粹崽子”这个标签,57岁的挪威人保罗·汉森背了几十年。作为当清洁女工的母亲和一个纳粹德国空军飞行员一夜风流的产物,汉森一出生时就被他母亲遗弃了。虽然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北部的一个“育婴农场”过了3年的好日子,战争一结束,他的世界因自己有一半的纳粹血统而天翻地覆。作为一个没父母认领的“希特勒婴儿”,汉森先是被送到一个收容中心。由于患有轻度癫痫病,他成了一个没人愿意收养的孤儿,不得不和另外20个同样无家可归的“希特勒婴儿”呆在一起。就在他们惊恐未定地等待命运安排的时候,挪威国家社会事务部门把他们当作智残儿童送到了精神病医院。那里可能是汉森今生最难以忘怀的地狱:他们弱小的身躯经常被警卫的大头皮鞋踢得青一块紫一块;吃住的地方在一块,粪便东一块西一块,长年没有人打扫;黑夜里经常被其他“病人”凄厉的尖叫声惊醒。 

  “我告诉他们,我不是精神病,放我出去,”汉森说,“但从来没有人听我的。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要疯掉了。” 

  这样的日子汉森一共过了18年,终于呼吸到精神病医院外清新空气的时候,汉森已经22岁了,身体极度孱弱。命运待他还不算太刻薄。出院之后,汉森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一家小工厂找了个工作,还找到一间小小的寓所。汉森找到了另一种方法让自己内心保持平静。 

  2000年2月,汉森和另外6个当年的“希特勒婴儿”向法院提交了诉状,要求挪威政府为他们7人在二战结束后的这几十年中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赔偿几百万美元。目前这桩官司还没有定论,不过,挪威政府的态度近年来已逐渐开始松动。2000年新年之夜,挪威首相就政府在对待“希特勒婴儿”问题上的失职作了几十年来的首次公开道歉。弗尔克·海尼克:2岁时被党卫军绑架到德国 

  弗尔克·海尼克现年66岁,他自我感觉还是挺幸运的。海尼克原本是乌克兰人,2岁那年,因为具有雅利安人金发碧眼的特征,他被纳粹党卫军虏走,带到了德国莱比锡市的“阳光牧场”——“生命之源”计划在德国境内的一个“育婴农场”。 

  在那里,他被一户富裕的德国家庭收养。从此之后,他生活得安逸而富足。但有个阴影总是困扰着他,他生命中似乎缺少了某些东西。弗尔克·海尼克说:“那时总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没有根!” 

  在生命的头几十年里,弗尔克·海尼克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养父母也并未将所有的真相告诉他,只说他们在一家孤儿院收养了年幼的他。长大后,弗尔克·海尼克开始追查自己身世的真相。然而,漏洞百出的出生证明文件给他的只有更多的疑问,文件甚至没有显示,他曾在“育婴农场”生活过一段时间。 

  随着调查的深入,他才明白整个真相:他是德国纳粹“生命之源”人种计划中的一名孩子。不过,最近几年,他才真正展开寻根的工作——在冷战时代,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终于搞清楚了自己的真实国籍,可惜,至今都还没能找到一名亲属。 

  贡特拉姆·韦伯:党卫军头目希姆莱是我的教父 

  贡特拉姆·韦伯现年63岁,柏林的一名写作课教师,最近才发现,纳粹党卫军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是他的教父,而自己的生父,则是一名党卫军少校。 

  韦伯说:“我怀疑,几十年来,妈妈都在对我撒谎,她告诉我说,我的父亲是一名卡车司机,为纳粹空军服务,死于克罗地亚。但家里没有任何关于我父亲的文件或是照片。” 

  不过,韦伯从自己的继父那里得到了一些线索,他开始追查自己的身世,在他58岁那年,终于发现,自己原来是纳粹“生命之源”计划的一名“雅利安孩子”。 

  韦伯说:“我最后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一名战犯,而且,当年他使我妈妈怀孕的时候,是个已婚男人,还有3个孩子。我想,妈妈一定是迫于他的军阶才不得不怀孕的。后来,他逃到了阿根廷,1970年死在了那里……这一难堪的身世让我感觉抬不起头来,感觉更加孤独。但当我和其他有着共同经历的‘生命之源’孩子相遇时,我感到了巨大的安慰,尽管我还不能确定这种感觉。” 

  吉塞拉·海登赖希:首个出书的“希特勒婴儿” 

  说出真相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在纳粹统治下,她们觉得自己充满了罪恶、耻辱和恐惧。于是她们建造了一座谎言之墙,然后有人出现,威胁说要推倒这堵墙。这对于她们来说,无异于威胁她们的生命。这就是为什么她们不愿意道出真相的原因。当时,许多女人向党卫军立下誓言‘忠诚是我的荣幸’,这句话至今仍影响着她们的生命。她们情愿死也不愿意说出真相。 

  在1935年至1945年这10年间,大约有1万名德国儿童和9000名挪威儿童在德国纳粹的“生命之源”计划下出生,他们都有“雅利安”特性:金发碧眼。这是纳粹“优等种族”计划的一部分。60年后,许多当年的“雅利安婴儿”至今仍活在灼痛的心理伤疤下。 

  母亲是效忠纳粹的秘书 

  现年63岁的吉塞拉·海登赖希,来自德国巴伐利亚,金发碧眼、个子高高。她是一名家庭医生,母亲终生未嫁。如同其他“希特勒婴儿”,吉塞拉刚开始时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从来没有人告诉她真正的身世。吉塞拉说:“我的叔叔总是把我称为‘党卫军私生子’,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我觉得罪恶,但没有人告诉我,我是个‘希特勒婴儿’”。后来,在杂志上看到关于“生命之源”配种和“党卫军妓女”的报道后,吉塞拉开始调查自己的过去。原来,吉塞拉的生父是一名纳粹党卫军指挥官,母亲则是纳粹“生命之源”计划的一名秘书,两人相好前,父亲已是有妇之夫。尽管父母都是德国人,吉塞拉却出生于挪威奥斯陆的一个“育婴农场”。当年,吉塞拉的母亲选择了远离自己长大的巴伐利亚村庄,在奥斯陆诞下吉塞拉。 

  已经结婚的吉塞拉说:“当时,我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我的母亲并不是一个对别人无害的平凡秘书,她原来是个妓女,养大了我。”直到今天,要让吉塞拉接受自己温和善良的老母亲正是当年那个效忠于纳粹的秘书这个事实,仍然存在一定困难。 

  重返出生地感慨万千 

  吉塞拉曾经两次回到以前母亲工作的“育婴农场”斯特恩霍灵。斯特恩霍灵坐落在绵延起伏的旷野上,远处是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阿尔卑斯山。吉塞拉的母亲就是在这里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负责“希特勒婴儿”领养的登记工作。如今,这所被废弃的房子靠马房而立,房屋大门上的纳粹党卫军标志依然清晰可见。门前的纳粹雕像——“希特勒婴儿妈妈”用母乳喂养孩子,提醒并向世人诉说着这所房屋黑暗的过去。 

  尽管斯特恩霍灵现在已经是一个残疾人中心,但吉塞拉依然深有感触。她说:“看着这些快乐的孩子玩秋千,真的非常激动。如果生活在当年那个第三帝国世界,他们不可能生存下来,因为希特勒疯狂的种族政策不允许。”吉塞拉说她在“生命之源”纪录文件里找到证据可以证明,这个计划下出生的残疾儿童不是被杀死就是被送去集中营。效忠希魔的妇女不愿接受事实 

  玛丽亚·多尔是另一名“希特勒婴儿”,母亲来自挪威,父亲是德国军队里的士兵。多尔现在生活在德国法兰克福附近,她认为自己是希特勒的一名受害者。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儿的时候,她就被从挪威转移到了莱比锡市附近的克兰·萨里斯“育婴农场”,后来被一德国家庭收养。 

  强忍着泪水,多尔回忆了当时她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养女的那一刻:“当我还是名学生的时候,有个女人突然走过来告诉我,我不是德国人。于是我开始秘密注意养母的所有东西,但直到长大成人后,我才知道了自己的‘希特勒婴儿’历史,发现了真相。我无法摆脱‘希特勒婴儿’这种感觉,我觉得受到了伤害和干扰,我的生活完全遭到了破坏。” 

  而在距离莱比锡市一个半小时路程的一所小公寓里,玛丽亚·黑妮奇骄傲地看着那本有60多年历史的相册。1942年,那时她是克兰·萨里斯“育婴农场”的秘书。 

  黑妮奇不记得多尔了,但她仍然与“育婴农场”其他一些“希特勒婴儿”保持着联系。黑妮奇目光坚定,她坚持认为尽管自己曾经在“育婴农场”里工作,但她并不是纳粹分子,“当时我还年轻,根本没有想过我们做的事是对是错,但我真的很喜欢那份工作,我没有尝试做任何事情来纠正这个计划,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秘书而已。我也没有与慕尼黑的‘生命之源’总部有任何联系。” 

  吉塞拉解释说,事实上,许多曾经为“生命之源”工作的女人,包括她自己的母亲,在余生中都耻于提起“生命之源”、不愿接受自己这段人生轨迹。因为不管她们的作用是多么微小,她们都曾经扮演着支持希勒特种族政策的角色。 

  吉塞拉表示:“说出真相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在纳粹统治下,她们觉得自己充满了罪恶、耻辱和恐惧。于是她们建造了一座谎言之墙,然后有人出现,威胁说要推倒这堵墙。这对于她们来说,无异于威胁她们的生命。这就是为什么她们不愿意道出真相的原因。当时,许多女人向党卫军立下誓言‘忠诚是我的荣幸’,这句话至今仍影响着她们的生命。她们情愿死也不愿意说出真相。” 

  吉塞拉是首个出书讲述个人经历的“希特勒婴儿”,在书中她勇敢地告诉世人自己如何寻找真相。吉塞拉的自传还被改编成电影,并在2006年7月的慕尼黑电影节上播放。 

  有必要让孩子知道历史事实 

  吉塞拉参加了11月4日的“希特勒婴儿”集会,她强调在课堂上向学生讲述“生命之源”这段历史故事的重要性。“如今孩子们知道很多历史事实,他们的历史知识很丰富,但他们对历史缺乏情感上的联系,”吉塞拉说:“‘生命之源’的故事很重要,因为它关系到家庭,是关于母亲、父亲和孩子的故事。这能帮助学生们把历史和自己联系起来,更好地理解历史。”这次的重聚还证明了所谓的“优秀人种工程”作用非常有限。已经长大的“希特勒婴儿”看起来与其他普通德国中年人没有什么区别:男人都留着花白的胡子和顶着个秃头脑袋,女人也都是头发花白、戴着眼镜。 

  拥有金发碧眼的吉塞拉说:“我真的是个例外。” 

  汉斯·乌尔里奇·韦斯奇:半世纪后才与亲人团聚 

  我产生了恐惧感,那是一种一生都挥之不去的恐惧。 

  64年前,在德国韦尼格罗德绿荫葱葱的住宅区的“育婴农场”里,汉斯·乌尔里奇·韦斯奇出生了。64年后的11月4日,韦斯奇也出席了“希特勒婴儿”首度公开集会。他眼中噙着泪水,叙述他战后是如何被迫和母亲、姐妹分离,在前民主德国被抚养长大,并在半世纪后才得以与亲人团聚。 

  调查身世受到阻挠 

  韦斯奇表示前民主德国国家安全部“斯塔西”总是极力阻止他寻找亲生父母。“我曾经写信到韦尼格罗德的登记处,但他们没有回信,反而把我带到了‘斯塔西’面前。‘斯塔西’想知道我为什么调查这种事情、我认为自己是谁。他们还告诉我当年的那个组织已经不存在了,那是个法西斯组织,而且所有的文件都已被摧毁。”“斯塔西”还坚称即使韦斯奇的父母还在世,他们也已经再婚,不会想与他有任何联系。 

  随着调查的深入,韦斯奇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斯塔西”,他还失去了工作。因为“斯塔西”的阻挠,他一直没能找到生母。直到柏林墙倒塌后,他才停止了私人调查,后来还与“生命痕迹”组织取得联系。 

  “三四个星期后,有个人打电话给我,他说,‘你先坐下,韦斯奇先生。’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我找到了你的母亲。她现在已经80岁,但我们不敢跟她说,也许她不愿意承认这个事。’” 

  “生命痕迹”组织还帮忙找到了韦斯奇的三个姐姐。但韦斯奇与姐姐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后来韦斯奇的姐姐询问母亲才知道事实的真相。当时,韦斯奇的母亲是想和他的父亲结婚,而且韦斯奇最大的姐姐跟他也是同一个父亲,可惜的是,战争还没结束,韦斯奇的父亲就死了。 

  小时候没人愿意要 

  虽然在老母亲临终前,韦斯奇赶得及见上她最后一面,但韦斯奇对于前民主德国阻挠他与母亲的团聚还是心怀恨意。他说,如果不是因为前民主德国,他也许可以早点见到自己的母亲。韦斯奇说:“当她见到我的时候,她非常非常高兴。一直以来,她也承受了很多痛苦。” 

  事实上,在战后被抚养大的“希特勒婴儿”在寻找自己的过去或者亲生母亲时都和韦斯奇有着类似遭遇,而且,他们都承受着没有人愿意要自己的痛苦感觉。韦斯奇说:“二战结束后,我被送到一个陌生家庭去,很快,他们又把我送到另外一个家庭去,当时我只有3岁,也许他们觉得这么一个小孩对于他们来说负担太大了。最后,终于有一名63岁的妇女高兴地接受了我,但她对我的要求很严格。”还是个学生的时候,韦斯奇就被收养他的家人威胁说如果他不乖的话,就把他重新送回孤儿院去。韦斯奇说:“我产生了恐惧感,那是一种一生都挥之不去的恐惧。” 

  马蒂亚斯·麦斯纳:纳粹险恶阴谋的人体标本 

  要加入这个项目必须提出申请,“生命之源”的总部在慕尼黑。申请人必须填写一张调查表,证明父母双方均没有遗传性疾病,即使是普通的疾病也不行,而且这至少要追溯至两代人。他们还必须证明自己是德国血统。 

  他是德国纳粹“活着的遗迹”,是纳粹施行“雅利安精英”这一险恶阴谋的人体标本。作为纳粹“生命之源”计划的“产品”,马蒂亚斯·麦斯纳向大家解释了“生命之源”系统是如何运作的:“要加入这个项目必须提出申请,“生命之源”的总部在慕尼黑。申请人必须填写一张调查表,证明父母双方均没有遗传性疾病,即使是普通的疾病也不行,而且这至少要追溯至两代人。他们还必须证明自己是德国血统。”如今,麦斯纳是“生命痕迹”组织的负责人,他认为11月4日这次聚会对于让这些家庭摊在阳光下,并平息某些相关迷思有其必要性。 

  出席了聚会的另一名“希特勒婴儿”奥莱特·瓦伦博恩也强调说:“我们需要勇气向公众讲述我们的故事,只要我们还活着就要诉说。”瓦伦博恩的生母是一名挪威歌手,生父是一名纳粹唱诗班主管。黑尔格·卡罗:住所不远就是犹太人屠杀区 

  “有4年的时光, 我是在纳粹高级军官的抚养和教导下长大。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实际上也参与了对犹太人的屠杀。” 

  在“生命之源”计划下出生的黑尔格·卡罗53年来备受精神折磨。 

  孩提时,黑尔格·卡罗就朦胧地感到,自己与众不同。她出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战不久时期的纳粹德国,隐隐约约记得当时的生活环境十分高雅,生活优越而舒适。家里来往的人都衣冠楚楚,看上去颇有地位。黑尔格·卡罗还记得,母亲马蒂尔德·卡罗当时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她身兼希特勒高级助理马丁·伯曼和纳粹宣传部部长戈贝尔的秘书。不过,对于过去的事情,母亲一直守口如瓶,不愿多说一个字。为避免母亲的不快,黑尔格在她面前一直小心翼翼地回避这个话题。 

  1993年马蒂尔德去世,在参加完母亲的葬礼回来的路上,黑尔格突然感到了某种如释重负。她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对自己家庭过去的研究,迫切地想找到在自己心中折腾了几十年的身世之谜的答案。对于自己点点滴滴拼凑起来的发现,黑尔格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 

  被母亲送给纳粹秘密警察 

  黑尔格的亲生父母其实彼此并不熟悉。1940年6月,纳粹德国为庆祝占领法国,在柏林举行了一次规模盛大的宴会。在这次宴会上,马蒂尔德·卡罗和一名年轻而英俊的德国陆军军官相识了——此人后来无意中成了黑尔格·卡罗的生身父亲。那是一个狂热的夜晚,几乎所有的人都被一种近似疯狂的情绪笼罩。马蒂尔德和那名军官挥霍了一个晚上的露水情缘,翌日,两人便分道扬镳、各奔前程。9个月后,马蒂尔德在慕尼黑附近一个纳粹开办的“育婴农场”生下了黑尔格。 

  刚刚呱呱坠地,黑尔格就被挑选出来,成为纳粹指定的“种族纯洁”儿童之一。尽管“有着优秀而纯正的血统”,黑尔格没有逃脱被母亲抛弃的命运。马蒂尔德把她送了人,纳粹的一个高级秘密警察成了黑尔格的养父。养父对黑尔格虽慈爱有加,对犹太人却心狠手辣,曾多次指挥用瓦斯屠杀大批手无寸铁的犹太人。在养父进行这一切“工作”的时候,黑尔格就在离屠杀地点不远的纳粹生活区中长大。回忆起这段日子,黑尔格说,“有4年的时光,我是在纳粹高级军官的抚养和教导下长大。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实际上也参与了对犹太人的屠杀。” 

  经常找心理医生寻找解脱 

  马蒂尔德1993年去世之后,黑尔格孤身来到慕尼黑附近的普拉齐。她当秘密警察的养父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如今这里已经变成了德国情报部门的总部所在地。对黑尔格来说,这个地方来对了。在这里,她找到了有关她养父的详细记录。档案中,她养父的名字以及犯下的罪行历历在目。刹那间,黑尔格什么都明白了。接下来,她把时间几乎都花在了图书馆里,饥渴地搜索关于“生命之源”的点点滴滴,试图找到自己身世之谜的最后一块碎片——亲身父亲的下落。1994年,当一个陌生的男子在电话里声称他就是黑尔格的亲生父亲时,黑尔格克制不住地热泪盈眶——她的身世之谜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答案。 

  打那之后的4年,黑尔格一直在和一个当心理医生的朋友的倾诉中寻找解脱和安慰。她也经常去慕尼黑附近的出生地转转,但一直没有得到有关她身份的确切文件。和挪威不一样,德国没有为援助“生命之源”儿童开设的慈善组织,也没有人愿意插手这档子事。黑尔格还是常常在惴惴不安中过日子,担心周围的人会把她看作一个纳粹,因为她曾经“在纳粹屠杀者身边长大”。当她和采访她的记者在慕尼黑市中心的一个饭店见面的时候,黑尔格显得十分紧张。如果有人不小心把“生命之源”几个字念得稍微重了一点,她会立刻绷直了身体,一副准备随时逃走的样子。对于她以前或是现在的生活,她执意只私下里在隔音效果比较好的包厢里谈谈。 

更多>>

相关链接
希特勒婴儿相关信息

希特勒婴儿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希特勒_刺杀希特勒_希特勒演讲、以及希特勒婴儿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