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中国第一军事门户网站 | 首页  > 专题  > 小官巨贪前腐后继

马超群,一个副处级的供水公司总经理,纪检部门却在其家中发现1.2亿现金、37斤黄金、房产手续68套,“小官巨腐”现象再度惊爆民众眼球。在“大老虎”纷纷落马的当下,小官贪腐额度却屡创新高,这说明腐败与职务高低、权力大小没有必然联系。只要权力运行缺少制约和监督,就有失控甚至沦陷的危险。

动辄上亿的赃款 是从百姓嘴里抠出来的

1.2亿人民币、37公斤黄金、68套房……一个副处级干部搜刮到如此多的财产,让人再次对“小官巨贪”刮目相看。此前,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 鹏远家中搜查出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余元,清点时烧坏了4台点钞机,令人瞠目结舌。但魏鹏远贵为副司长,掌管着煤矿基建审批和项目改造核准大权,有此油水尚 在可以理解范围内,而马超群作为地方科级干部,所掌握的权力比魏鹏远要小得多,却照样闷声发大财,着实令人匪夷所思。而更令人费解的是,这样大发不义之财 的“小官”,近年来比比皆是。

一些握有垄断资源的官员,非但没有尽职尽责为百姓提供质优价廉的公共服务,反而把公共资源当做家产,用百姓赋予的权力大搞寻租腐败,“靠山吃 山”“靠水吃水”“靠电吃电”“靠气吃气”,养肥了自己及亲友,却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也直接侵害了百姓切身利益。近几年,水、电、煤、气价格屡屡喊 涨,导致居民生活成本节节攀升,背后自然少不了贪腐作祟。那些动辄上亿的赃款,不是凭空掉下来的,而是贪官拿国有资产及公共资源换来的,是从百姓日常生活 成本中一点一点抠出来的。[详细]

土地、交通、资源,三大领域小官“前腐后继”

小官贪腐频出的地方,总让人感觉“似曾相识”。细数这些巨贪们,几乎都是在“重要部门”或“特殊领域”——土地、交通、资源,这三大领域都映射了中国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经济发展的惯有模式。

比如,国土与交通经常“前腐后继”,背景则是中国过去10年房地产开发疯狂繁荣,而地方政府亦严重依赖“土地财政”;同时在经济发展上,往往以 大量诸如修路这样的基建投资作为拉动GDP的惯用手段――从而两部门具有强于其他部门的重要性及“实权”,哪怕他是一个科级官员。

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这位正科级女官员,被叫作“土地奶奶”,握有黄金地段土地征用和审批权,但大量土地出让 金,后来都进了她的腰包:受贿3000余万元、3000余万元来源不明。相比之下,交通领域作为传统易贪腐领域在新的基建大潮中也不“弱势”,自2009 年起,中纪委针对某个领域突出问题所采取的对策,恰是“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

而论贪腐波及面之广,非资源领域莫属。有的小小一个部门,竟掌握地方经济命脉。在湖南耒阳市,一个“矿产品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每年收税4亿 元,掌握该市1/4的财政收入,成为“最肥科级单位”。2010年,这个办公室55人被立案调查,从主任到下属站点站长、班长,均在其中。[详细]

权力失控的警钟再度敲响

“小官”虽然“官小”,但多在要害部位,且多数任着部门“一把手”,“官小”权利却大。有的基层领导干部在单位说一不二,俨然是“土皇帝”;有的部 门内部集体贪腐形成了利益共同体;有的上级部门对基层单位的考核检查,只是“走过场” ……通过“欺下瞒上”的手段,掌握着实权的“小官”们轻松躲避了监管,又通过积累式的贪腐,从小贪小腐变成了巨贪巨腐。

“小官巨腐”的根源其实是“权力脱了缰”,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就在于权力的监督环节出现了问题,“小官巨贪”看似不可思议,但如果 权力寻租就像正当生意,以权谋私在官场成了“约定俗成”,加上制度监督形同虚设,那么,再小的权力,当用来“寻租”时,获利是无法估量的。这样就必然会出 现“小官巨贪”。实践一再证明,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不管这种权力是大是小,职位是高是低。

小官能够巨贪,更需要反思是什么造成了想贪就能贪的"宽松"环境。“苍蝇”“老虎”都要打绝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只要是权力,就应该被关进制度的笼子,不可给予弄权者任何机会。[详细]

相关阅读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