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文学 >小说 >

湘西鬼事蛊毒镇

第四章 血衣的秘密

是的,她惊恐地想到了,蛊灵又要发作了。

这是她早就已经预料到了的。只不过,她想不到的是,三天前她才“喂”了蛊灵,按说也要再十天半月才发作的啊,怎么会这么快就又要发作了呢?

答案只有一个:李忆康!

那阵阵的灼热,和刚才那股寒流的路径正好相反,它们从脚心手心,从头顶,一起呼啸着,直往她的小腹汇集,在小腹那里会聚成一团滚烫的火球之后,再一下一下地往下坠着,在她洁白的大腿中间,碰撞着,翻腾着。

她的双手,不知不觉地往下,搓揉着,抚弄着;口中娇喘吁吁,呻吟不止;脸庞上,也是一片的绯红……

更多>>

请选择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上一页 | 回小说目录页| 下一页> | 收藏到书架 | 放置书签 | 书评区 | 领取VIP读者奖章

第一节

汪可可看到,他们抬的不是什么担架,而是一张门板。门板上躺着一个人,那人的身上盖着一层白布,脸上也盖着一层白布,因为摇晃,脸上的白布已经移位,露出了头发和额头。看样子,是个成年男人。让路时,汪可可看到那个人的额头上,有一个鲜红的“¤”形符号,是用刀子刻上去的,血迹结成了痂。她心想这人一定是太好强或者太软弱,跟镇上的二流子打架才落得这个样子的。正想着,那个人的一只手突然落到门板外,垂了下来,从汪可可的胸前拂过去,然后随着门板的晃动,在前前后后地摇动着。汪可可注意到,那只垂下来的手,有些黄,也有些白,从晃动的频率和僵硬的姿势来看,应该是个死人……

船一过龙滩坪,龙溪镇就出现在汪可可的眼里。绿莹莹的河水从贵州旖旎而来,在上游拐了一个弯,就直奔龙溪镇。河水像一个从深山老林奔跑而来的村姑,闹够了,野够了,慵懒地躺在那儿,用臀部妩媚地给了龙溪镇一个眼馋诱人的曲线。逼窄紧密的龙溪镇前面临水,后面靠山,前不能延伸,后不能退缩。从地势看来,这样的环境似乎没有独特之处,但因有那波澜起伏的曲线,龙溪镇便添了许多生动和灵气。当然,更重要的是,有了舞水河的滋润,龙溪镇才能够繁荣兴盛,成为明、清时期沅水三大码头之一。

镇上的屋子和他们烘江的屋子没有什么两样,稍稍不同的是,这里靠河的窨子屋,因都倚了舞水河,无数只脚——大大小小的木柱——稳稳地插进水里,那屋子,就像是悬在树上的鸟笼子了。随着船儿的接近,汪可可不由得恍惚起来,似乎来过这地方一样。她想,也许是这里的建筑结构和他们烘江的很相像的缘故吧。

那船家是一位和善的老头,一边往柱子上捆着缆绳,一边对她道:“汪小姐,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去小学。”

汪可可谢道:“不用了,我自己找得到的。”

船家说:“汪会长交代让我送你的……”

等他捆好缆绳,汪可可早已不见了踪影。

汪可可来到大街上,越发觉得,好像自己曾经在梦中来过这个地方。在一家叫做“安济堂”的药铺前,她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和气地送走一个买药的客人。汪可可便问他道:“老板,请问‘昌祥永绸缎铺’在什么地方?”

那男人先没有忙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很认真地告诉她说:“我不是老板,只是这里的大夫。敝姓成,名弃疾,与辛弃疾同名,唉,‘名相如,实不相如’啊!”

汪可可为他的认真感到有些好笑,读书不成三大害,庸医、讼棍、算命匠。就是不晓得这个叫成弃疾的人是良医还是庸医?她笑道:“成大夫过谦了。相同姓名的人千千万万,你只记得‘名相如,实不相如’,怎么就忘了‘人无忌,我亦无忌’?”

成弃疾一听,大感快意,说:“多谢小姐提醒,不然我一生都抬不起头。听口音,小姐是烘江人吧?”

汪可可说道:“是啊,成大夫好耳力。”

成弃疾微微在笑,捻了捻下颌上几根稀少的胡须,说:“烘江来找‘昌祥永绸缎铺’的,多是生意人,小姐一点不像。”

汪可可笑说:“大夫耳力好,眼力也好。我是李忆康的同学,来看看他,他的店铺在……?”

成弃疾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难怪小姐好文采。‘昌祥永绸缎铺’就在前面路口,耽搁你了,请见谅。”

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的脸色很苍白,白得像凄凉的清明雨中索索飘扬的白色坟幡,与这个每时每刻都充满蓬勃生机的五月季节一点也不相符。她的脸不光白,而且很冷,冷得像寒冬腊月里深山沟底结成的冰锥,硬而尖利。

那女人手里拿了根烟杆,吐了一口浓烟,看着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其实她并没看谁,却好像在问成弃疾:“你在做什么?”

成弃疾在她背后立即躬了身子回答:“没做什么,这位小姐问路。”

那女人侧了头,抬起眼皮撩了一下汪可可,便瞬间收回,依然看着街道,低沉沉地说:“她是问路,不是问药!”

成弃疾赶忙退了回去。

汪可可原想谢谢那个成大夫,见那样子,显然是不方便了,就往路口走去。

不一会儿,汪可可就到了昌祥永绸缎铺。她按捺住跳动的心,跨了进去,对正在给一位女客选缎子的李忆康说道:“老板,给我来三尺苏州红。”

李忆康立即笑吟吟地说道:“好嘞,小姐你真有眼光……可可?”

汪可可的脸上浮起了一层红晕,说道:“一点都想不到吧?”

李忆康丢下手头的一匹缎子,对店伙计说道:“得得子,你过来量一下。”然后,他对那位女客说了声不好意思,就接过汪可可的小皮箱,说:“快进来,快进来。”

李忆康带着汪可可来到后院,问道:“可可,你怎么到龙溪镇来了?”

汪可可说道:“你猜嘛,我怎么来了?”

李忆康说:“你也应该给我打一个招呼啊。”

汪可可说道:“不给你打招呼我就不能来了吗?”

李忆康说:“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汪可可故意生气地说:“你的意思是,我不能来看你。”

李忆康愣了一下,摇头道:“可可你误会了。我没有不高兴啊,看见你,我都高兴得晕头转向,连话都不会说了。”

“忆康,你跟哪个讲话呵?”一句问话从楼上轻轻地飘下来。

汪可可往楼上望去,大白天,那里也是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到。

李忆康说道:“娘,我烘江师范的同学,她叫汪可可。”

随即,下楼的脚步声“夸、夸”地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笑吟吟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妇人脸奇瘦,眼窝奇深,浑身上下,就像是没有肉的骨头上罩了件衣服而已。

汪可可刚叫了一声“伯母”,那妇人就突然就停住了脚步,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僵住了。

李忆康和汪可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面面相觑。

李忆康硬着头皮地对张兰香说道:“娘,这是汪可可,我在烘江一起读书的同学。”

汪可可赶忙也对张兰香说道:“伯母你好,我是来龙溪镇上的小学实习教书的。”

张兰香看到这个妹崽长得清秀文静且温文尔雅,就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她那竹竿一样的手臂,对汪可可招了招手。

汪可可看了李忆康一眼,迟疑着,朝张兰香走过去。

张兰香伸出拇指和食指,就要去翻动汪可可的眼皮。

汪可可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问道:“伯母,你这是?”

李忆康也感到很奇怪,说:“娘,你做什么嘛?”

张兰香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李忆康的声音,对汪可可尴尬地咧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地说道:“妹崽,你莫怕,你让伯母看一下你的眼睛。”

汪可可大感诧异,看着李忆康,那意思是,刚见面,话都还没讲几句,你娘就来这么一下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李忆康也不明所以,但他想,娘这么做,应该有她的理由吧,就对汪可可说道:“我娘想看,你就让她看一下吧。”

#p#分页标题#e#

听李忆康这么说,她的心里就有些恼怒。不过,她爱着李忆康,自然也就会听李忆康的话的。过后再“收拾”李忆康不迟。再说了,不就是看一下眼睛吗?说不定这也是他们龙溪镇的一个风俗吧?这么想着,她的心情就好了起来,说道:“伯母,你想看,你就看吧,没关系的。”

张兰香听她这么了,松了一口气,就去翻动汪可可的眼皮,同时她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仔细地检查了汪可可的眼皮之后,突然,她脸色大变,扭过头,对着李忆康,锐声问道:“哪个叫你带她来的?啊?!”

李忆康和汪可可摸头不得脑,愣住了。

汪可可赶忙赔笑道:“伯母,您别责怪忆康,是我自己想要来的……”

“我问你了吗?”

“我……”

李忆康的脸上一点都不好看,嘀咕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张兰香低声且凌厉地说道:“叫她立刻离开龙溪镇!”

汪可可连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悄悄地看着李忆康那双无措的双手。

李忆康感到很为难,说道:“娘,你怎么神经兮兮的呢?”

张兰香叹了一口气,说道:“忆康,不是娘狠心,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是什么地方?”

李忆康摸了摸脑袋:“什么地方?龙溪镇呗。”

“龙……这是蛊毒镇!”

李忆康不明白平时温和的母亲今天怎么这么不讲理,但又不好顶撞母亲。因为困惑和生气,他的脸涨得通红。

汪可可更难堪,脸色由刚才的暗淡转为通红。她想,一个守着不多但也不少家财的女主人,竟然与山野村妇一样毫无礼仪之举,婉约之言。她不明白,她哪一句话哪一个动作得罪她老人家了?一个堂堂的烘江商会会长的女儿,哪里受过这样的冷言冷语?汪可可也就把语气冷了下来,说:“伯母,我来龙溪镇,与忆康无关,与任何人无关。伯母既然不欢迎,就此告辞。”

汪可可说罢,转身就走,李忆康拦住她,说:“可可,你……”

张兰香喝住了李忆康:“忆康,你让她走!”

汪可可扳开李忆康的手,噔噔噔地出了门。伙计得得子睁大眼睛,看着汪可可曼妙的背影消失在大街上。

李忆康觉得母亲有些过分。汪可可走了,他责怪母亲已然无用,于是想出去撵汪可可,至少应该向她道个歉。

张兰香还是不让,说:“忆康,你站住!”

李忆康感到莫名其妙:“娘,你怎么了?人家是客人呀。”

张兰香说道:“其实,我是在帮你啊。”

李忆康奇怪地问道:“你在帮我?”

张兰香说:“你可别把你娘当傻瓜啊,我看得出,你根本就不想让她来龙溪镇。”

李忆康吃了一惊,脑海里突然飞快地闪过棺材铺那个美艳的妇人,道:“我……”

张兰香笑了一下,说:“娘没说错吧?”

李忆康张口结舌地说道:“娘,这不是理由。你告诉我真实的理由,好吗?”

张兰香叹了一口气,说:“我可是为汪可可好啊,这么清灵的一个妹崽,不应该受那份罪啊!”

李忆康张大了嘴,问道:“娘,你是什么意思啊?”

张兰香的脸色柔和了下来,说:“现在是五月了,我们龙溪镇每年的七月,都会有一个年轻妹崽被奸,如果反抗,就会被杀死……”

浏览本章全部评论

更多>>

相关链接
湘西鬼事蛊毒镇相关信息

湘西鬼事蛊毒镇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蛊毒gl_诛仙2驱除蛊毒_武魂蛊毒、以及湘西鬼事蛊毒镇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