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中国第一军事门户网站 | 首页  > 专题  > 外逃贪官的海外生活

在人们印象中,外逃贪官们的双脚只要一踏上异国的土地,就能过上梦幻般的奢华生活。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移民国家形成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贪官一条街”“腐败子女村”就是最好说明。但这并不是外逃贪官在海外生活的全部,巨大的精神压力,坐吃山空后的艰难谋生,乃至黑社会的性命威胁,也围绕在这些外逃官员身边,偷来的富贵演绎出一幕幕荒诞剧乃至悲剧。

不整容不敢混社会 不关门不敢享富贵

近些年以来,中国的一些腐败官员纷纷把非法所得转移到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地,在那里购置房产、汽车和各种奢侈用品,对他们来说,美国那里是逃避法律惩罚的安全天堂。河南贪官程三昌在新西兰的奥克兰购买有豪华别墅和汽车,过着富豪般的生活,他在国外还大谈特谈他的“辉煌经历”和外逃之道,其中包括他怎样参与了权钱交易和买官卖官。

的确,有一些外逃贪官的生活是“很舒适”的。距纽约曼哈顿一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差不多成为华人天下,至少有10万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屋价位这几年连连攀升。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2002年赴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买下3处房产,均在爱迪森市。这些中国人出手之阔绰,令他们的美国邻居也瞠目结舌。

而更多的外逃贪官则选择“隐身”,1995年,分别担任广东中山市实业发展总公司经理和法定代表人的陈满雄和陈秋园夫妇卷款外逃到泰国清迈,买到泰国籍身份证,分别更名为苏?他春和威帕?颂斋。陈满雄还做了一次彻底的整容手术,连皮肤都进行了漂白。他们在自家名下办起多家商行,拥有两栋高级洋房、3辆豪华轿车,混迹当地名流。[详细]

混的不好的 要靠打工背尸谋生

许多出逃的贪官,并不像他们曾经想象的那样,过上香车豪宅、挥金如土的安逸生活。中行开平支行的主犯“二许”逃亡到美国后,因为多数赃款都被冻结,只有存在赌场里的一些钱还能用。许国俊曾在加拿大温哥华辗转一年多,由于不会英文,又必须隐藏行踪,所以一直找不到工作。为了活命,在国内每天出入豪华餐厅的许国俊,在堪萨斯州一个小镇的中餐馆里当上了打工仔,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0到15小时,其间手臂还被热油严重烫伤。许国俊接妻子余英怡和两个孩子到威奇塔共同生活后,余也在该饭店打工。

同样陷入窘困的,还有长沙市原国土局长左天柱。为了包养情妇大肆贪污受贿,案发后和情妇一起潜逃美国。他们携带出逃的几百万赃款在美国很快就坐吃山空,基本不会外语的左也找不到像样的工作,不久情妇也离他而去。据后来在国外见到左的人说,他只能靠着给殡仪馆背尸首勉强谋生。

福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振忠是迄今公安系统外逃出去级别最高的在职警官。他在任期间和黑恶势力勾结,成为保护伞。到美国之初王振忠花100多万美元在加州买了一幢别墅及一辆别克跑车,和情妇郝文一起过着奢侈的生活,经常出入赌场、茶楼。但是不久,许多曾向他行贿或被他敲诈的人通过美国的黑社会找上门来讨要“借款”,甚至威胁要砍断他的脚和郝文的手。王振忠不得已和郝文分居,自己也过上了提心吊胆的生活,2007年患胃癌死去,临终前忏悔说:“一切都是报应啊……”[详细]

比黑社会更严酷的是精神生活

更多外逃贪官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中国银行南海支行丹灶办事处信贷员谢炳峰、麦容辉在贪污银行储备金案发后,携带巨额现金偷渡过程中被“蛇头”层层盘剥而不敢报案。在泰国落脚后,由于分赃不均,两人反目成仇,谢炳峰竟用40万泰铢雇一个“烂仔”追杀麦容辉。钱没有了,朋友没有了,残酷的现实促使麦容辉选择了投案自首。

曾潜逃加拿大、美国13年之久的黑龙江省体改委原主任宋市合,在被遣返回国后受审时在忏悔书中写道,当地华人得知他是一名涉嫌贪污的大陆官员后,对他反感和冷漠,这种难以名状的精神痛苦让他感叹,美国并不是逃亡贪官的天堂。

中国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原干部陈新,曾携带4000多万元人民币辗转潜逃于境内外。68天的逃亡途中,他先后在成都、广州、海口、湛江马不停蹄地周旋,在越南、缅甸境内疲于奔命,一共换了29个假身份证。陈新的日记,记录他了逃亡期间的感受:“我心里有一种瓮中之鳖的惶惶感。”[详细]

相关阅读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