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影响 >文化 >

外国文学

    错过诺奖的外国文学大师:

俄国作家。1901年首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法国诗人苏利•普吕多姆,而非声望极高的列夫•托尔斯泰。次年瑞典文学院公开解释,他们充分肯定托翁杰出的文学成就,但其“任意改写《圣经》”,“对于他那种罕见于一切文明样式的狭隘和敌意,我们觉得无法忍受”。至1910年去世,托尔斯泰始终无缘诺奖。

挪威剧作家、诗人、评论家。生于木才商家庭,当过学徒、编辑、剧院艺术指导,具有强烈的个人精神反叛色彩和神秘主义倾向。他的戏剧抨击时弊,宣传社会改革,塑造了众多个人主义英雄形象,反映了激进的小资产阶段民主意识。开拓了欧洲戏剧发展的新道路,他留下的《玩偶之家》、《人民公敌》等剧本成为世界各国戏剧舞台上的经典作品,他的创作对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欧美戏剧产生深远影响,因而被称为“现代戏剧之父” 。

奥地利小说家,1883年出生于犹太商人家庭,1924年因肺病辞世,欧洲杰出表现主义作家。他生活在奥匈帝国行将崩溃的时代,对政治事件一直抱旁观态度,故其作品大都用变形荒诞的形象和象征直觉的手法,表现被充满敌意的社会环境所包围的孤立、绝望的个人。卡夫卡主要作品为4部短篇小说集和3部长篇小说,可惜生前大多未发表,3部长篇也均未写完。有评论家认为,这是卡夫卡无缘诺奖的主要原因。

爱尔兰作家、诗人。乔伊斯被誉为二十世纪西方最具争议的小说家之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他对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影响和不可替代的地位。他被看作“意识流”小说和一种崭新文体的开创者。他的《尤里西斯》与艾略特的《荒原》一起被公认为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经典作品。

阿根廷诗人、小说家兼翻译家。他的作品涵盖多个文学范畴,包括短文、随笔小品、诗、文学评论、翻译文学等。其小说情节常在东方异国情调的背景中展开,荒诞离奇且充满幻想,带有浓重的神秘色彩,文体干净利落、构思奇特、结构精巧。重要作品有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面前的月亮》,短篇小说集《恶棍列传》、《小径分岔的花园》、《布罗迫埃的报告》等,还译有卡夫卡、福克纳等人的作品。

伍尔夫(1882年--1941年)

英国女作家。伍尔夫被认为是二十世纪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的先锋之一。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伍尔夫是伦敦文学界的核心人物。她对英语语言革新良多,在小说中尝试意识流的写作方法,试图去描绘在人们心底的潜意识。知名小说有《戴洛维夫人》、《灯塔行》、《雅各的房间》。爱德华•摩根•福斯特称她将英语“朝着光明的方向推进了一小步”。

法国“新小说”流派的创始人,电影大师。格里耶的作品以他独一无二的风格和巨大影响力而荣获1998年法国最高文学奖“龚古尔奖”,他在文学上的成就使他饮誉“新小说派领袖”、“新小说教皇”、“午夜魔王”等许多称号。

更多>>

小王子的星球上长着猴面包树

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吕楠芳

近日,“梁宗岱译坛”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正式成立,第一讲请来了法语译者黄荭。她的名字公众并不耳熟能详,但她用优美中文转述的小王子、杜拉斯,却一直热度不减。

对《小王子》一见钟情

虽然大多数人只知道“小王子”,但在黄荭的翻译生涯中,主编《圣埃克絮佩里作品》全集更是一件绕不开的事。2002年,黄荭答应楚尘翻译《小王子》以及主持全集的翻译工作,组织如此庞大的译作工程让她在之后三年都时不时会感觉力不从心。“翻译《小王子》是很个人的事,但在全集的翻译中,却必须去和多名译者、出版社沟通协调,这就不再是个人行为”。

圣埃克絮佩里的作品,尤其是《小王子》的中译本不下二三十种,其中不乏马振骋版那样优秀的译作,选择复译,也就意味着选择接受挑战。黄荭说,即便是成熟的译者,碰到自己喜欢的作品也还是会冲动,希望跟这个文本有一段情缘,“这是译者的力比多”。对黄荭而言,翻译《小王子》,是了却她个人有些孩子气的一桩心事,是跟过去的自己以及一位作家道别,“我希望在暗夜里,可以用自己的声音把这个故事再说一遍,说给自己听。”

黄荭认为,我们对圣埃克絮佩里的了解十分不够,阅读和研究只偏重在《小王子》,不仅中国这样,法国也如此。专门将圣埃克絮佩里作为研究题目的并不多,或许是《小王子》的名声,让圣埃克絮佩里的另外一面被遮蔽掉了,而那可能是更为重要的部分。

此外,黄荭还特别指出,很多经典作品在复译过程中有了新生命。但是,有些出版商或译者出于追求某种商业利益,宣扬自己做出的是最好的译本,其他译本都错误百出,这种态度特别危险,也要不得。

一路上有杜拉斯

黄荭总喜欢把翻译比作爱情,她说自己对《小王子》是“一见钟情”,对杜拉斯则是“日久生情”。“遇到一本心仪的书,就跟遇到心仪的人一样,让你情不自禁、满心欢喜。但也有些翻译作品,一开始是老师或同事介绍的,或是出版社找上门的,这就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开始不见得能对上眼,但朝夕相处下来,慢慢才体会到其中的好,才开始有了依恋,比如杜拉斯。”

1997年暑假,黄荭大四毕业,法语译者许钧推荐她翻译漓江出版社“杜拉斯小丛书”的其中一种,那是她第一次从翻译角度接触杜拉斯的文本,没想到,这次翻译竟让黄荭和杜拉斯结下了解不开的缘分。《外面的世界2》是杜拉斯写给报纸杂志的文集,内容芜杂,文字的愉悦被整个繁复的资料查证过程冲淡了,这并不是让她眼前一亮的作品。南京的夏天无比闷热,黄荭只觉得翻译很难,不免焦躁。

然而,因为翻译这本书,黄荭阅读了杜拉斯很多作品,了解了她的生平和创作风格,译完后,感觉自己对杜拉斯熟悉了。“可以说杜拉斯给我打开了一扇很大的门或窗,她的领域特别宽,一会儿谈戏剧,一会儿谈电影,一会儿谈政治,一会儿谈音乐……她给了我想要的触角,经由她我可以接触到各个领域,以及那里面不同的人,是因为熟悉才爱上了她,以至于硕士论文、博士论文都选择了杜拉斯。”

如今,黄荭已然成为杜拉斯研究专家,不仅翻译了杜拉斯的作品,也翻译了其研究著作《解读杜拉斯》,不仅是国际杜拉斯学会会员,也主持着一个国家社科项目――“理解与误读:‘杜拉斯神话’的窥破”。用黄荭的话来说,这辈子是和杜拉斯分不开了。

无事花草 闲来翻书

“闲来翻书”是黄荭对待翻译的态度。在一个求快的消费时代,读书、翻译、做学问却需要真正静下心来,花“闲工夫”慢慢做。在今天,文学翻译对译者而言,多半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寂寞苦差。对于高校这样的教学科研单位而言,翻译不算科研成果,长期没得到应有的重视。对于业余译者来说,翻译工作不仅强度大,翻译稿费也相当低,常常听见译者感叹,如果不是兴趣,根本支撑不下去。在黄荭看来,翻译作品不算入科研成果是件很荒诞的事,

“如果外国文学翻译无以为继,如果没有保质保量的外国当代文学作品适时有序地补充到中国知识界的视野中,外国文学研究又将何去何从呢?中文系做外国文学研究的又该怎么办呢?”

“翻译不仅让我认识外面的世界,也让我认识自己。”黄荭是率真的性情中人,她喜欢将自己的翻译心得写下来,称之为翻译作品的副文本。《经过》、《闲来翻书》、《转身,相遇》这三本随笔集都是她翻译的衍生品。“阅读是呼吸,翻译则是如鱼饮水,知道冷暖。我饮了别人的文字,于是那文字便有了我的温度。”

黄荭,法国巴黎三大文学博士,南京大学文学博士,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国际杜拉斯学会会员,翻译《小王子》等法语作品20余种。

何晶、吕楠芳

更多>>

相关链接
外国文学相关信息

外国文学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外国文学史_外国文学作品_外国文学史复习资料、以及外国文学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