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综合 >其他 >

雷敏老公

9月16日下午,利丰供应链中国副总裁雷敏客座教授聘任仪式在综合楼922会议室举行。

校长王祖温为客座教授雷敏颁发聘书,对雷敏受聘为我校客座教授表示感谢。他提到,学校的发展离不开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需要借助更多的实践经验丰富的专家、学者,不断加强学校师资队伍的力量。他希望雷敏教授将其丰富的实践经验带到学校中来,使师生能够近距离接触最先进的教学案例和管理理念,为学生成长和学科建设营造良好的氛围,为我校建设具有鲜明航运特色的高水平大学目标贡献力量。

仪式上,雷敏表达了受聘客座教授的喜悦之情。她对学校近年来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对于学校的聘任表示感谢,愿将多年工作的心得体会与师生交流,尽心尽力为学校建设和人才培养多做贡献。

人事处副处长谢洪彬宣读了学校《关于聘任雷敏同志为客座教授的决定》。

交通运输管理学院院长吕靖介绍了雷敏教授的基本情况,仪式由交通运输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杨新宇主持。组织部部长刘志华、交通运输管理学院副院长王柏玲、沈立新参加了仪式。

聘任仪式后,在综合楼国际会议厅举行雷敏教授学术报告会。雷敏教授结合当前世界物流行业形势,就供应链管理等方面作了精彩报告,她提出了在平面世界中的供应链管理体系,分别从挑战、机遇和实践等方面展开了分析和讲解。

更多>>

雷敏,雷敏,1974年出生于四川泸州市郊的农家,1990年3月入伍,中国第一代女特警队员,70多次在军事汇报表演中为国争光,执行过30多次重大执勤处突任务,被表彰为“中国十大女杰”、首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被誉为“中国第一警花”。全国政协委员、武警警官学院训练部副部长。

个人简介雷敏,女,汉族,四川泸州人,中共党员,1974年4月生,1990年4月入伍雷敏[1],大学文化程度,大校警衔。1991年加入中国第一支由女子组成的特警队——四川女子特警队。并先后担任区队长和女子特警队副队长、支队副政委等职。现任全国政协委员、武警警官学院训练部副部长。[2]雷敏入伍以来,她爱岗敬业,在军事技能上取得了显著成绩,成为总队的军事训练标兵,至今仍保持着57秒徒手攀登5层楼的世界女警最高纪录。先后执行遣送10名非法入境的俄罗斯妇女出境、押解具有黑社会背景的女毒贩团伙、捕歼持枪抢劫案犯等重大勤务30余次,70余次向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军委首长、重要来访外宾、省市领导及社会各界进行军事汇报表演,2次受国家派遣赴毛里求斯为该国培养警察部队,先后担任教练和领队教练,均出色完成了任务,受到毛里求斯总理和国家警察总监的高度评价,荣获毛里求斯警察最高荣誉奖章,为祖国和武警部队争了光。她曾在《中国霸王花》、《迷彩天兵》等多部影视片中担任重要武打角色和主角,并为兄弟部队、地方单位培训军事人才、保安人员170多名。她多次谢绝地方单位的高薪聘请,坚持奉献在警营。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4次,被授予“四川十大女杰”、“中国十大女杰”、“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做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称号,被表彰为“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全国政协委员、武警警官学院训练部副部长首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抗震救灾优秀女军人”,先后当选共青团十四大、党的十六大代表,出席会议并受到江泽民、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武警“十大军事训练典型”之巾帼英豪,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首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1995年8月被团中央表彰为“全国青年岗位能手”。中共十六大代表,全国青联委员,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具有重要贡献和重要影响的模范人物。相关“中国霸王花”雷敏面目清秀,温文尔雅,她就是《女子特警队》中那个性格乖张、带着几分野性的铁红的扮演者雷敏吗?身材娇小、温柔漂亮,她就是那个一身写满传奇、一身挂满荣誉的中国霸王花教头雷敏吗?她胸前挂满奖章:一等功一枚、二等功两枚、三等功三枚,还有那胸前挂不下的荣誉:四川省十大女杰、三八红旗手,全国青联委员、青年岗位能手、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她的外貌,她的性格,她的职业和她扮演的角色真的无法找到对接点。也许这正是她的传奇之处。雷敏从小酷爱体育,11岁那年,为了那个“武术明星”的梦想,她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到外地正规体校求学。体校隔壁,是一座武警部队的营房。武警战士每天都在训练,练擒敌拳,练单双杠,练登高攀援……生性好强的雷敏常常和战士们过两招。和军人接触久了,雷敏突然又生出当兵的梦想。一天,一个喜讯从隔壁的警营里传来:四川武警总队正招收女子特警队员。雷敏闻讯后欣喜若狂,当天向同学借了15元钱,坐火车去了成都。第一次去成都,人生地不熟,她一路打探着找到征招办,被哨兵拦在门外:“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来吧。”雷敏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坐了一天的火车,饿了一天的肚子,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里哪里是寄身之地。雷敏向哨兵说了自己的来历、眼前的处境和无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哨兵将她的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给她安排了食宿。那晚,她和一个女兵住在一起,激动得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接受考试,前来应考的不下200人。轮到雷敏上场了,初生牛犊不怕虎,她镇定自若地打了一套规定拳,舞了一套三节棍,打得满堂喝彩。一个星期后,她接到了面试的通知。“好,就是她了。”当时某电视台正筹拍电视片《中国霸王花》,导演来女子特警队遴选剧中一位有武功的女主角,正好碰上雷敏来面试,她被独具慧眼的导演看中。那天,她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军装。后来导演改变初衷,没有让她担任一号女主角,原因是她缺乏军事素质。这多多少少给雷敏留下一点遗憾。虽然雷敏没当上女主角,但她因此走进了女子特警队。那年,她16岁。因是女子特警队员,她当上了剧组的女主角雷敏走进了女子特警队,接受了艰辛的军事训练,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并赢得了许多荣誉。她多次出国任教练,被亲切地称为“武教头”。如今,当了10年兵的雷敏,是女子特警队的区队长。1998年,《女子特警队》剧组来四川女子特警队体验生活,导演陈胜利一直在为剧中一号女主角的人选举棋不定,职业演员普遍缺乏军人的内涵和素质。这时雷敏进入了陈导演的视线,她熟悉女子特警队的生活,有真情实感。遗憾的是:非职业演员、与剧中人物年龄有距离。一天,训练间歇,雷敏和一个女兵下象棋,那棋下得并不高明,可极具观赏性。机智、幽默、天真、纯情、争强、好胜,其天性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陈导演看着看着,眼前突然一亮,这雷敏不正是自己要找的一号女主角吗?陈导定下决心。

[!--empirenews.page--]

试镜了,导演发现了她的毛病,毛病在于和剧中的主人公距离太大。主人公铁红是一个刚入营门天真无邪且又无知的小女兵,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不懂军规,可雷敏却是一个成熟的军人,举手投足言谈举止完全军人规范。“放下你的官架子,到小女兵中体验生活,找回你当兵之初的感觉。”导演下令。她把铺盖搬到女兵班,和她们一起疯玩打闹,哭哭笑笑,很快地找回了新兵的感觉。对于雷敏来说,演武戏不难,在训练场摸爬滚打十多年,练就了一身的功夫,可演文戏就难了,她生性不爱哭,恰恰在戏中有哭的场面。剧中的妈妈来部队看女儿,听说女儿是一个不听话的兵,语重心长地开导女儿。“雷敏,该哭了,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不哭!”导演火了,雷敏也火了:“我就是不爱哭,倒是有点想笑”“雷敏,你还没有进入剧情,演戏是假的,可要假戏真做。眼前的这位老太太就是你的母亲,你没有母女深情吗?你没有惹母亲生过气吗?你对母亲没有情感上的欠疚吗……”这一回,雷敏真的哭了,哭了个江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在她的心目中,母亲是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最可敬的人。她的家境不好,爷爷常年在外地工作,奶奶和一个叔叔患有精神分裂症,上有老下有小,这个破落的家全靠母亲一个人支撑。在她刚记事那年,她得了一场大病,医生说这孩子没救了,母亲不死心,背着她四处求医,是母亲的真诚感动了上苍,她度过了那场大难。她从11岁离开母亲到外地求学,再后来当了兵,十多年没在母亲身边,何时能在母亲面前尽一份孝心?那场戏拍得很成功。《女子特警队》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雷敏成了记者们追踪的焦点人物。雷敏忙得无法分身,新闻发布会要参加,专题报告会要参加,全国英模表彰会要参加,自己的功课还不能丢。她说:“我结婚两年了,是前年五一领的结婚证,到现在还没有举办婚礼。刚领到结婚证的第二天,通知来北京开会;回去后,参加电视剧的拍摄;电视剧告竣,又来北京参加武警十大忠诚卫士的表彰;表彰会结束后,又要到天津武警指挥学院上学。”她说,“我常常在自责和内疚,觉得对不起丈夫。结婚两年了,还没有在一起生活,他常来电话,有时在电话里也发火,甚至说过再不回来我们就离婚。天哪,还没有结婚就谈离婚,这是不是有点太悲哀。可我理解他,他需要我回到他身边,他不需要柏拉图式的爱情。劳模会结束后,我要回家一趟,看看我的母亲和我的丈夫。”说到情感的话题,雷敏变得多愁善感起来。雷敏成功地塑造了《女子特警队》中铁红的形象,她得益的不是自己的表演天赋,而是她对武警的热爱和对女兵生活的理解。她本身就是女子特警队员,在这个英雄团体里,流过泪,流过血,流过汗,也留下了那段英雄的传奇。女子特警队幕后的故事在《女子特警队》剧组里,只有3名专业演员,其余的全是特警队的女战士,她们全都是真名实姓。剧中打斗的一招一式,全都是真功夫。女子特警队最早成立于1985年,那时,武警部队刚刚重新组建不久,擒拿格斗一直是女性的“禁区”。独具创新意识的总队领导人,提出组建女子特警队的设想。这一设想很快得以实施,于是,在“天府之国”的橄榄绿丛中,一群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姑娘,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突破这一禁区,成为第一代巾帼“斗士”。雷敏加入女子特警队,已经是第三代队员了。所有的女兵刚穿上军装那阵子,她们都激动得手舞足蹈,特别是听说进女子特警队,更是兴奋不已。可她们高兴得太早了,部队实行封闭式管理,不许出营门,不许进歌厅,不许留长发,不许涂口红,不许穿便装,不许的东西太多了,这一道道禁令像一道道紧箍咒束缚着姑娘们躁动的青春。在特警队,她们自诩是“美丽的囚徒”。军人这个神奇的字眼,就像两道情感的闸门,控制着她们情感的潮涨潮落。“不付出超人的代价,就练不出超人的本领。”这是雷敏写在日记里的话。5公里越野,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败下阵来。大劈叉,那滋味比上“老虎凳”还难受。拿大顶,稍有不慎,轻则骨折、脑震荡,重则要以生命作代价。面对这没有硝烟的战场,面对这严酷而无情的现实,姑娘们全都哭了。但,她们并没有被死神吓倒,而是变得更加坚强起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成百上千次的摔打中,特警队的姑娘们哪个身上没留下几块带血的瘢痕和纪念。1997年10月,国际刑警联合会在北京举行第64届年会,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应邀来华,最引人注目的四川女子特警队的精彩表演。领队的是一位年轻漂亮而又略带几分稚气的姑娘,她身穿迷彩服,腰系武装带,眉宇间透着不让须眉的灵通和豪气。她身后是一群虎气生生的女兵,在她的带领下,那套擒敌拳直打得全场眼花缭乱。前扑,似墙倒,腾空,似燕舞,拳起脚到之处,如草莽掀起一股旋风。女子特警表演结束了,雷敏接到了一个特别邀请。毛里求斯警察总监达亚尔先生邀请雷敏到毛国执教,训练他们的女警察,并向中方发出邀请信。不久,雷敏带着神圣的使命,去了那个远在太平洋中的岛国。为欢迎她们的到来,毛《太阳报》发表文章,标题格外引人瞩目:警界首创———为培训毛女警现任:武警警官学院教研部主任

更多>>

雷敏的老公

从《女子特警队》在中央电视台开播那天起,雷敏每天都要接到熟悉和不熟悉的观众的电话,有人说她演得真,有人说她演得刁,有人问她以前是否上过镜,有人问她将来是否要脱下军装当演员,更让她哭笑不得的是来自她老公单位的议论纷纷:“邓勇(雷敏的丈夫),你找了个老婆这么厉害,在家里还能不受气?”老公的外甥只有5岁,看了电视说,我舅妈是女武警,我舅舅打不过我舅妈!”

片子播出后,雷敏一时间成了记者们追踪的焦点人物,采访的记者纷至沓来。雷敏忙得分身无术,新闻发布会要参加,专题报告会要参加,全国英模表彰会要参加,自己的功课还不能丢。她说:“我结婚两年了,是前年“五一”领的结婚证,到现在还没来得及举办婚礼,刚领到结婚证的第二天,通知来北京开会,回去后,参加电视剧的拍摄,电视剧告竣,又来北京参加武警十大忠诚卫士的表彰,表彰会结束后,到天津武警指挥学院上学。”她说:“我常常在自责和内疚,觉得对不起丈夫,结婚两年了,还没有在一起生活,他常来电话,有时在电话里也发火,甚至说过再不回来我们就离婚。天哪,还没有结婚就谈离婚,这是不是有点太悲哀。可我理解他,他需要我回到他的身边,他不需要柏拉图式的爱情。劳模会结束后,我回家一趟,看看我的母亲和我的丈夫。”说到情感的话题,雷敏变得多愁善感起来。yishujia。findart。com。cn

如果说雷敏成功地塑造了《女子特警队》中铁红的形象,她得益的不是自己的表演天赋,而是她对武警的热爱和对女兵生活的理解。她本身就是女子特警队员,在这个英雄团体里,流过泪,流过血,流过汗,也留下了那段英雄的传奇。

在《女子特警队》剧组里,只有3名专业演员,其余的全是我们特警队的女战士,她们都是真名实姓。剧中打斗的一招一式,全是真功夫。很多人为之惊叹又好奇,那就让我们一起走进真实的女子特警队。

女子特警队最早成立于1985年,那时,武警部队刚刚重新组建不久,擒拿格斗一直是女性的“禁区”,独具创新意识的总队领导人,提出组建女子特警队的设想。这一设想很快得以实施,于是,在“天府之国”的橄榄林丛中,诞生了第一代巾帼“斗士”。

雷敏加入女子特警队,已经是第三代队员了。

和所有的女兵一样,刚穿上军装那阵子,她们都激动得手舞足蹈,特别是听说进了女子特警队,更是兴奋不已。可她们高兴得太早了,进来后没有一个不感到后悔的。部队实行的封闭式管理,不许出营门,不许进歌厅,不许留长发,不许涂口红,不许穿便装,不许的东西太多了,这一道道禁令像一道道紧箍咒束缚着姑娘们躁动的青春。在特警队,她们自诩是“美丽的囚徒”。正值豆蔻年华的女兵,肥大的军装遮不住她们隆起的青春,她们同样有爱美的天性,同样有爱美的追求。可是,军人这个神奇的字眼,就像两道情感的闸门,控制着她们情感的潮涨潮落。

在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同龄姑娘们扭动着腰肢走进歌舞厅时,特警队的姑娘们却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训练场。那边是轻歌曼舞地舒展,这边是血与火的磨炼。

“不付出超人的代价,就练不出超人的本领。”这是雷敏写在日记里的话。

5公里越野,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败下阵来。

大劈叉,那滋味比上“老虎凳”还难受。

拿大顶,稍有不慎,轻则骨折脑震荡,重则要以生命作代价。

特警队的姑娘们谁也不会忘记那个黑色的周末。那天,八一电影制片厂来这里拍摄新闻纪录片,在拍最后一组镜头时,队员李明军腾空后倒,身体失去平衡,大脑着地。那是一个无法再现的定格,李明军颅脑受伤,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

面对这没有硝烟的战场,面对这严酷而无情的现实,姑娘们全都哭了,她们并没有被死神吓倒,而且变得更加坚强起来。

三八妇女节那天,正巧赶上下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姑娘们暗暗高兴。今天不会再训练了吧,何况还是我们的节日。

理想并不等于现实,刚刚吃过饭,集合的哨音响了。

“今天的训练课目是拉臂摔,男队女队分开练。”教练站在队前部署任务,那张脸阴沉得像这下雨的天。

望着这泥泞的训练场,姑娘们面面相觑,心中暗暗叫苦:教练啊教练,你干吗要与我们过不去!

“摔!开始!”这声音像雷霆在姑娘们头顶炸开。

队员们不敢有违,忍气吞气地开始操练。

“停!”教练突然中止训练,显然是对女队不满意。气呼呼地站在队前说:“男队集合,和女队混合练,训练场上没有性别,每人摔她20个。”

一次次被高高地举起,又一次次被重重地摔下,身上是泥水汗水浸透的衣服,脚下是冰冷坚硬的水泥地,那场面的确有些“残酷”。

一连20个扛摔,浑身的筋骨被摔散了,五脏六腑被摔碎了,可姑娘们的意志却没有被摔垮。

走进饭厅,拿筷子的手颤抖得不听使唤,走回宿舍,两条腿疼得无法弯曲。晚上睡觉,脱不下衣服,要喊着一二三的号子才能躺下。

汗水和泥水拌合着特警队员的酸甜苦辣。要说苦,她们的训练可真苦,可她们苦中有乐。每逢周末,是她们最开心的时候,她们关起门窗,换上漂亮衣裙,来一场“地下”时装表演,打开收音机,疯狂地唱,疯狂地跳,她们唱流行歌曲,也唱自己编的歌:“训练刚回来,汗湿的衣服没换下,外面又响起集合哨,哎呦,姐儿们,训练生活苦死我呦……”这歌诙谐而幽默,细细地品味,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1997年10月,国际刑警联合会在北京举行第64届年会,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应邀来华,各路神警汇聚京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作为东道主的中国队最后亮相,最引人注目的是四川女子特警队的精彩表演。领队的是一位漂亮而又略带几分稚气的姑娘,她身穿迷彩服,腰系武装带,眉宇间透着不让须眉的灵通和豪气,她身后是一群虎气生生的女兵。在她的带领下,那套擒敌拳直打得全场观众眼花缭乱。前扑,似墙倒;腾空,似燕舞;拳起脚到之处,如草莽掀起一股旋风。

女子特警队表演结束了,雷敏接到一个特别邀请。

“小姐,我们一起照张相好吗?”一位穿制服的外国警官向她发出邀请。

“这位是达尔亚先生,毛里求斯警察总监。”翻译向雷敏作了介绍。

雷敏没有拒绝,十分友好地答应了这位总监的要求。

神奇的东方古国,神奇的中国功夫,神奇的中国女警。中国之行令达亚尔惊叹不已。回国后,他来到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提议让照片上的这位姑娘和她的队友来毛国执教,训练他们的女警察,并向中方发出邀请信。

不久,雷敏带着神圣的使命,去了那个远在太平洋中的岛国。为欢迎她们的到来,毛《太阳报》发表文章,称她们不但带来东方文明,也带来神奇的中国功夫……

1998年,雷敏再次被邀请出国执教,又一次捧回荣誉的花环。

这就是女子特警队的故事。

有人说,女兵是军营的点缀。特警队的姑娘们骄傲地说:谁说军中女子不如男!

更多>>

相关链接
雷敏老公相关信息

雷敏老公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女子特警队雷敏老公_雷敏简历_女子特警队雷敏、以及雷敏老公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