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文学 >小说 >

虎贲铁军

历史上有无数个今天,无数个今天凝聚成历史。每个今天都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值得我们去品鉴。华声在线历史频道以“历史上的今天”为切入点,寻找曾经此时此刻发生的故事,这些故事或警醒、或感动、或离奇、或让人开怀一笑……所有这些,我们都将一一呈现,以飨读者。

在70年前的今天,1943年12月3日 (癸未年冬月初七),中日在常德激战。

常德会战发生于1943年11月至12月,日本中国派遣军为牵制中国军队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对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的一场战役。日军第11军出动约9万人攻克常德,中国74军57师苦战16昼夜,几乎以全军覆没的代价为中国军队形成对敌的反包围赢得了主动,6天后中国军队收复常德。

战争起因

一.常德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常德是湘北重镇,川贵的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武汉失守后,这里成为重庆大后方的物资唯一补给线。

二.动摇重庆国民党的抗战信心,以战逼降,达到所谓“结束中国事变”的目的。

三.歼灭国民党守军力量,摧毁第六战区根据地,夺取洞庭湖粮仓,达到以战养战和巩固中国占领区的目的。

四.钳制中国兵力,迫使集结云南的中国远征军回师救援,以阻止或推迟东南亚盟军的联合反攻。

战争背景

鄂西会战之后,国际形势对日本越来越不利:苏德战场上苏军正在全线发起反攻,已推进至斯摩棱斯克和第聂伯河一带;美英联军在突尼斯击败德意联军和在西西里登陆后,墨索里尼被迫下台,意国继之投降;美军在阿留申群岛、新乔治亚岛登陆后,正在新几内亚等地进击日军。日军不仅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其海军及航空兵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日军大本营“从战争全局要求出发,不允许中国派遣军进行任何进攻作战”,所以日军第11军在鄂西会战结束后的4个月内没有向周边的第五、第六、第九战区进攻,而这3个战区的部队也没有对日军进攻,双方形成“和平”相峙。

国民政府为了与盟军协同打通中印公路,先后从第六、第九战区陆续抽调7个军转用于云南及印度,准备反攻缅甸。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不再向印、滇转用,以策应其南方军的作战,再次组织进攻。

[!--empirenews.page--]

战争经过

1943年12月3日,常德中国守军阵地上,横七竖八布满了中日两军的尸体,守卫常德的第74军第57师经过15昼夜激战,弹尽粮绝,全师官兵除个别人突围外,其余均战死。

这次战役开始于8月28日。当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提出了进攻湖南常德和安徽广德的战役计划,其目的是:消灭中国军队的主力,摧毁中国第二战区的根据地,牵制中国可能调遣到云南去的兵力,以策应日军在南洋的作战。9月30日起,日军出动4个师团的兵力发起进攻,10月30日攻占广德。11月2日发动对常德的进攻。24日,日军主力逐渐接近常德,中国军队积极应战,两军在德山进行激烈的拉锯战。12月2日德山沦陷,3日常德为日军攻占。

12月4日,中国军队援救常德的后续兵团抵达战场,开始反攻常德外围,8日克复德山,而后进攻常德,美国第十四航空队也配合中国军队作战。日军主力团战役目的已经完成,而且由沙中渡过长江远道进攻,军需补给线受到国民党军队侧击,又怕国民党军援兵赶到,受到夹击,故主动撤出常德,然后全线总退却。国民党军发现日军退却后,下令全线追击,但日军已退回长江北岸。

国民党兵力损失

据国民党参战部队上报阵亡数字:第六战区损失45000人,第九战区损失15000人,第五战区损失3000人,共计丧失6万余人,并有第150师师长许国璋,暂编第5师师长彭士量,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谨等将军于此役中殉国。

日军损失

国民党统计的数字为四万多人,日方公布的数字为:战死1274人,负伤2977人。可这个数字并不一定真实。据横山勇所说的18%失去战斗力来说,恐怕不止这么少,日军出动了8、9万,大概损失了1万多人。

历史点评:

常德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也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常德会战对中国而言,是证明其士兵之作战能力;对其盟友而论,亦足证明中国虽处于极大困难之中,尤能渡过难关,击退敌人。

[!--empirenews.page--]

亲历者回忆:“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82岁的李超是当年驻防常德的国民党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的机枪手。“大约是11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奉命进入碉堡阵地和散兵壕防御工事阻击敌人。只听班长冲我喊了一声‘打!’机枪喷出火舌,冲在前面的几个鬼子顿时倒下了。鬼子疯狂反扑,我握机枪的手都震麻了,后来觉得手掌黏糊糊的,一看是血—是跳动的枪身把我的手掌震裂了。”

“11月24日晨6时,日军向刘家桥进发。一营副营长李少轩带一个班,前去增援守军。弹药耗尽后,大家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李少轩在肉搏中与敌同归于尽,全班只有3人生还。我们后撤时看到那些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李超说:“28日中午,一股日寇从马木桥方向攻入常德城,我们在大街小巷和鬼子拼开了刺刀。师部除师长留下负责指挥和联络,其他40多人全部与敌肉搏。这次战斗,我们杀死了100多个日军……”

“月光下,鬼子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

79岁的刘志青,当时在七十四军五十一师一五二团迫击炮连任观测员。“当时我们在阵地坚守了7天7夜,与敌人反复展开拉锯战,鬼子就是没能攻上来。”

刘志青说,在经历多日反复的拉锯战后,大家都非常疲惫。“一天拂晓,人困马乏,大家都在阵地上睡着了。我突然听到前面20米处有一阵‘呼、呼’的声音,抬头一看,月光下,一片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一群鬼子弓着腰正悄悄向我们阵地摸过来。”

“我想完了,因为我们在二线,敌人肯定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了。我便抓起身旁的手榴弹,向敌群连续扔出了好几颗,10多名鬼子被炸死。爆炸声惊醒了沉睡中的步兵,他们一跃而起,与敌展开激战,山上山下立刻枪声大作。”刘志青说,当时炮兵失去了战斗力,只能拆炮后退到二线,但由于发现敌人太晚了,炮身被日军抢走。

“第二营奋勇冲锋,日军很快被击溃。我们追过3个山头才发现第二班的炮身。”至今仍然让刘志青自豪的是,“从我们进入阵地到常德会战结束,鬼子也未能攻下我们的阵地!”

[!--empirenews.page--]

“我们用竹标枪连续刺死12个鬼子”

79岁的顾华江,曾任国民党军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七0团卫生员。“11月18日晨,常德临澧县郊的河滩打响了第一枪,师长发出命令,誓与阵地同存亡。当时,我和几个勤务小兵被抽调出来,集中到卫生队学看护。战斗开始后,不断有伤员送来。”

“11月28日,日军向北门阵地发射了两枚窒息性毒气弹,防守阵地的两个排官兵窒息而死。11月29日上午,一架飞机在常德上空盘旋了两周后,向我们包扎所投下一大包东西。我们以为是炸弹,但很久不见爆炸,就冒险打开,大伙儿一看都乐了,原来是4大包子弹。真是雪中送炭,师长开玩笑说:这可比十万大洋都重要啊!”

“从29日开始,全城转入激烈的巷道战,我一七0团坚守上下南门,弟兄们整整一天都没来得及吃饭。我上去给他们送水时,有一个兄弟还没喝完水,就看见敌人往上冲,他手里没有枪,只有手榴弹。他等敌人离我们约20米左右时,拉断两根导火线,冲了上去,与四五个鬼子同归于尽。”

“12月1日,我军终因力量悬殊,防区越来越小。从那天起,我们白天护理伤兵,晚上防守城垛。当时手无寸铁,大家灵机一动,拆出担架竹竿,将一头削尖,制成竹标枪。一天深夜,我们发现敌人顺着3架云梯爬城,我们几个人守在城垛上,来一个就用竹标枪刺一个,鬼子们哇哇叫着跌落下去,大多摔死。结果我们连续刺死了12个鬼子。”

延伸阅读:美拍43年常德会战日军死亡照

常德会战发生于1943年11月至12月,日本中国派遣军为牵制中国军队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对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的一场战役。日军第11军出动约9万人攻克常德,中国74军57师苦战16昼夜,几乎以全军覆没的代价为中国军队形成对敌的反包围赢得了主动,6天后中国军队收复常德。常德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也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

[!--empirenews.page--]

军人的最高荣誉

1939年,浙江省天台县18岁的小伙子叶万火,走下海拔上千米的家乡龙溪乡柱峰村报名参军。

天台是当年的“全国征兵模范县”,据县志记载, 1939年有1714人志愿报名参军,远远超出预定征兵目标。然后,叶万火等1353人被编成志愿兵团,在城里住了三天后,于这年10月22日清晨出发了。

叶万火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这天早上,车站和公路两旁,挤满了自发前来送行的民众,他们是在响彻云霄的口号声、鞭炮声、欢呼声中奔向抗日战场的。

在浙江江山集训半年后,叶万火被分到了74军(军长王耀武)57师169团5营5连。

74军是国军精锐中之精锐,八年抗战,几乎打遍华中战场所有硬仗、恶仗,先后参加南京战役、兰封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长沙会战、上高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叶万火说他们“到过湖南很多地方,浙江的丽水、龙游,福建北部,多次和日本人争夺阵地,打了退,退了再打回来”。

在上(饶)高(安)会战中,25岁的74军57师师长余程万指挥部队坚守阵

地,与日军第34师团浴血奋战,为57师赢得了“虎贲”这个中国军人最高荣誉称号。而后,74军成为直属军委会的各大战场紧急预备队。

几年辗转血战,叶万火曾多次受重伤,有一次在死难战友的尸体下昏迷了十几小时才侥幸获救。

吴荣凯参军则要比叶万火晚两年。1941年4月,他告别新婚不久的妻子,去报考驻守长沙的74军军医处医护班,被录取后,在浏阳培训了半年,参加了长沙会战,然后奉调74军57师。“我们的回答是血,是死”

1943年6月,鄂西战役结束,57师留守常德,“守备常德,与日军必有一战,余师长和上峰早就料到了”,吴荣凯说。

作为湘西重镇、川贵门户,在武汉失守以后,常德就是重庆大后方的物资集聚中心。1943年,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在滇缅战场上的反攻、迫使集结云南的中国远征军回师救援,也为夺取洞庭湖粮仓、实现“以战养战”,决心进行常德战役。

9月28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集结了第11军5个师团和4个伪军师在内的16万兵力,准备于11月上旬发起作战。

对中国方面来说,常德也不容有失,蒋介石电告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和第74军军长王耀武:“一定要守住常德,驻军须与城共存亡。”随后,又下达了“不成功,则成仁” 的训令,再次命令74军57师死守常德。

11月15日,余程万发布称,“我们的战斗任务就是在城外画的直径40余里的不等边五角星内,我们不能走出这个圈子,无论敌人施加多大的压力,我们的回答只能是血,是死,战死就是光荣。”

[!--empirenews.page--]

余程万承认常德北邻洞庭湖,南靠沅江,在战术上是不利于固守的死地,但同时强调“军人的天职是保国为民,命令不容任何人打丝毫的折扣。”

此时,20岁出头的叶万火,已经熬成了百战余生的铁血老兵。

而吴荣凯则是跟在团长身边的书记官,“每次师部传达的作战指令我都奉命记录。”他至今还能背出余程万文告的全文。

11月18日,两百余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利用汽艇从石公庙向涂家湖进犯,常德保卫战打响。守军正是169团所属的1营9连,日军被击沉一艘汽艇、击毙30余人后,退了回去.。

2天后,9连已经伤亡了一半,而敌人却是越来越多。尽管中国军人奋力搏杀,甚至屡屡跳出战壕拉响手榴弹与敌军同归于尽,但依然没能迟滞日军太久。

到23日,日军第11军所属3个师团4万之众开始全力向常德城区进攻,第57师也进行了重新布防:第171团守西门和江面;第170团守西北城角;第169团守北门到东门。

昏迷的俘虏

也是在这一天,常德外围制高点德山失守,城内守军失去了犄角和退路。同时,五千多日军在九架飞机配合下,分五路率先向东门发起了攻击,169团死伤惨重,直到团长柴意新亲率预备队增援,才算暂时稳住阵脚。

11月24日至25日,日军116师团第133联队又进攻驻守东门郊外的169团2营,死伤 五百余人后退去。

11月26日,日军步兵第 109联队到达东门外,参与进攻,又连续被守军打退24次,毙伤一千多人。代理第109联队联队长的作战参谋铃木立遭击毙,第3大队指挥官马村也被乱枪打死。该联队在冲锋中损失逾半,却连城垣都没摸到。

但此时守军自身也大部死伤,炮兵团因炮弹耗尽,首先改编成步兵参与了守城战。而后,全师包括伙夫都编入了战斗队伍,以致于师部大米尚堆积如山但没人做饭送饭;常德到处是江湖湖泊,但这时水上尸体飘浮,水中寄生虫丛生,叶万火和战友们也只能皱着眉头喝下去。

更严重的是,连续打了一个星期,守军的子弹也快打完了,有的战士只能削尖竹竿当武器,也有的战士被敌人围住后,就拉响了手榴弹。

26日下午,人数已经不足的守军开始退守城后,据城垣一带防守。

东门的战斗在27日早上10时达到了高潮,六、七百名日军向城垣发起了猛烈进攻。激战中,169团第1营副营长董庆霞和机枪连来汝谦连长带一排人冲出战壕,用手榴弹还击,炸死日军100多人,董副营长、来连长为国捐躯。

日军参与进攻东门的军队先后达1万人左右,但始终没能攻入城内。转向南北西三门进攻,依然是陈尸遍野,同样攻不入城内。

后来,日军终于发现,守军过分依赖外壕、重视城门,于是选取了离城门较远处而防卫薄弱的北门——东北角一线作为突破口。

这里的守军,正是由叶万火所在的五营五连。

[!--empirenews.page--]

28日拂晓,日军用大炮百余门和26架飞机,对北门城墙进行猛烈轰炸,几十门大炮轰击城外的碉堡和城墙,连城墙都被打成了灰。

猛烈的空袭和炮击令中国军队大量伤亡,叶万火亲眼看到“头上到处都是日本人的飞机,像苍蝇一样密集”“我们拼死抵抗,但日军的飞机大炮太猛烈了,炸弹、炮弹一遍又一遍地轰炸来轰炸去,弟兄们的肢体被炸得血肉横飞。”叶万火当时躲在一个小天井里,才躲过轰炸。但耳朵被震聋了 。

后来,日军又施放催泪弹、毒气弹达三个小时之久。叶万火不幸吸入了毒气动弹不得,没等他清醒过来,日军已经冲过来把他们包围了,叶万火和战友们都当了俘虏。而后,在城墙上日本人架了15挺机关枪,把叶万火等俘虏“起码一千多人”分成两块,会走路的一块,受伤不会走路的一块,然后15挺机关枪一齐开火扫射,子弹“噗、噗、噗”地打在了受伤战友们的身上。叶万火说,那时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内心的痛苦、痛恨无法形容。

会走路的俘虏们,被拉去抬放在路边一排一排的日本伤兵。分组时, 叶万火遭日本人搜身,稍一躲避,竟被日军用刺刀对着后脑勺刺过来,留下了一道永久性的伤疤。

“我留下是拼命了,你快走”

叶万火等人被俘后,常德保卫战仍在继续,转入了更为惨烈的巷战。

“街道两边的房子都做了掩体,每一个房屋都是鬼子的葬身之地,大街上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大约打死了四五百人”,吴荣凯说,鬼子见民房成了前进的障碍,就纵火烧了房子,“我们退到城里后,房子没了,日军也没了掩体。

28日巷战开始时,守城部队尚有2440人;到11月30日,已经少于1800人;到12月2日,更是只剩两三百人,而57师所能控制、挪动的空间只剩下了百多米的地方。此前,余程万苦等援军到来,但每次发出的电报都是让他再坚持死守,于是余程万又奉命抵抗了一个星期。

这时,余程万师长向第六战区上将司令孙连仲发出 “弹尽人亡,城已破”的诀别电,而后即举佩枪自裁,但被左右卫士夺下枪支,苦苦劝阻。此时,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在恩施电令解围各军不惜一切牺牲,务必冲进常德,但为时已晚。

12月3日凌晨,169团少将团长柴意新带着29个人留在了城里,余程万则带领104人突围求援,常德失守。此时,柴意新已经不再需要书记官传达军情了,他把吴荣凯推到第171团杜鼎全团长面前,让杜团长一定要把吴荣凯带出去。“我哭着求柴团长把我留下,他就生气地说,我留下是拼命了啊,你还年轻不能留下,走吧!”吴荣凯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听到团长的指令。

吴荣凯突围之后,在余程万的带领下,在德山一带打起了游击,不断袭扰日军。跟随余程万突围的还有3名团长、两位美国记者,而57师的3位副师长则全部战死在了城内。

这天上午,日军攻下双忠巷柴意新最后的阵地,便迫不及待地发出了宣布占领常德的捷报。但马上得知解围部队纷纷转向直扑常德以北的澧水,抄日军的后路,于是日军一反惯例,完全不做清扫战场与巩固占领区的动作,马上退出常德,投入德山夺路突围作战。

一个星期后,吴荣凯随赶到的援军光复常德城。一路走来,从德山到常德的路段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国民党军队与日军的尸体,都是在近距离的肉搏中丧命的,有些官兵在临死之际,仍以最后力量将刺刀捅入敌人的腹部。日军一向重视遗体,一定要抢回火化遗骨,但这次也未能顾上,二战结束后,还经常有日本老兵来到常德德山,在空旷的田野和马路上凭吊。

吴荣凯在打扫战场时发现了身中4弹的柴意新,他的全身军服已经被鲜血渗透。柴意新是在12月3日下午4时左右率领残部向日寇阵地冲锋时,不幸中弹牺牲的。

“他说我年轻,他那时也才30出头,刚刚结婚7个多月。”留在城内的29名战士也全部战死了。

更多>>

相关链接
虎贲铁军相关信息

虎贲铁军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虎贲军_虎贲双雄_虎贲骑士团、以及虎贲铁军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