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中国第一军事门户网站 | 首页  > 专题  > 反腐黑色幽默

再黑色的幽默,都比不上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的命运。四天前他还在主持传达中央、省委反腐工作的会议上表示“反腐败大同不能落后”,昨天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兑现了大同在这个事情上不掉队的决心。昨天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最后,丰立祥像很多已经落马的官员一样,依然没有摆脱台上唱红、台下黑钱的红黑脸谱形象,自己出尽了洋相,世人看尽了笑话。

反腐“大同不掉队”是个黑色幽默

丰立祥被查,除了印证了“叫得最响、举手最高的未必做得最干净”的反腐规律,更是打破了“做得越多、机会越多”的腐败定律—只要权力在握,政绩上再怎么无为与平庸,都有腐败的机会;行为上再怎么低调和善,都不能盲目信其清廉。

丰立祥被查,官场真正应该大吃一惊的,不应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红黑反差,而应是这种类型的官员,依然没能躲过这场反腐的疾风骤雨。它说明,渐入佳境的反腐工作,盲区越来越少;制度反腐的笼子,正在构成应有的密度。如果因为丰立祥的被调查,只看到官员红黑脸谱的虚伪与欺诈,看不到伸手必被捉的反腐信心;只看到无为也腐败的官品与人性的堕落,看不到制度反腐正朝着疏而不漏的进步,那么,丰立祥被调查这个可以成为正能量的新闻,便会因为泄气的情绪被放大,而释放出太多不应有的负能量效应。

反腐正酣,很多抱着“无为更安全”、打算“无为保乌纱”的官员,应该在丰立祥被查的现实面前,抛开政治上真高调、红线上假低调的侥幸心理。当中央的反腐用法网恢恢的态势展示了决心、当制度反腐的雏形已经构成,丰立祥式“大同不能掉队”的高调、与他平时低调到无人争议的假象,都只是官场做戏而已。[详细]

落马高官多数曾高喊反腐

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调查。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第十一位省部级官员。耐人寻味的是,从李春城到廖少华,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台上高调反腐,台下大搞腐败”。

是什么原因,让一些贪官“左手拿现金、右手拿先进”贪官“秀廉政语录”现象频现,引人深思。

大秀“廉政语录” 上演“错乱人生”

记者盘点多位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官员发现,这些官员大多曾经是反腐倡廉“排头兵”。

廖少华在遵义履职不过一年多,廉政语录却有大把。今年6月,遵义市党风廉政“警示教育月”启动,廖少华不仅提醒领导干部坚守“三道防线”、“廉政五关”,甚至还和与会人员到监狱接受警示教育。

遵义市政府官网显示,廖少华在各类会议中做廉政讲话8次,两次调研中专门强调廉政建设,还观看了反腐倡廉文艺汇演。他甚至在一名农村党员提出“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的建议信中作出批示。

与廖少华相似,年初落马的广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也有种种反腐言论。在任茂名市委书记时,他曾要求各级干部“坚定不移地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不准违反规定收送现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

令人唏嘘的是,周镇宏最终被调查发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收受礼金、贵重礼品;对茂名市发生的系列严重腐败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十八大后首位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李春城,在担任成都市委书记期间,也曾多次发表反腐倡廉的“高见”。他曾提出“要着力抓好党风廉政方面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坚决遏制腐败现象易发多发的势头。”

季建业也有各色“廉政佳话”。任职扬州市委书记时,他曾为《扬州勤廉史话》作序,还在廉政谈话中要求干部“正确对待权、利、能、廉”。就任南京市市长时,季建业还承诺要“做一个廉洁从政的市长”,并表示“做到不为亲戚朋友谋私利,不允许亲友家人打我的旗号办事、拉工程,不干涉工程招投标、土地招拍挂等方面的事项”。

台上大谈反腐,台下大搞腐败

台上大谈反腐,台下大搞腐败。在一些官员眼里,反腐要么仅仅是个口号,要么是“镜子”只照别人不照自己。贪官为何钟情于“廉政语录”?

从各类案件分析,为了保住现有地位、利益、名誉,同时谋取更好的仕途,“玩双面”成为很多贪官的共同选择。

“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好话说尽、就是不做,甚至坏事做绝。贪官们秀‘廉政语录’,首先是为了迷惑上级和群众,掩盖贪腐劣迹!”中央党校教授王怀超说,一些地方存在“口号式反腐”和“表态式政治”现象,贪腐官员趁机为自己“贴金”。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汤啸天说,为了包装“廉政画皮”,一些贪腐官员还刻意“创新”廉政提法,甚至组织“智囊团”策划廉政讲话,“动动嘴皮子”即能对上赢得好印象、对下获得好名声,给上级和公众制造错觉。

专家认为,个别地方反腐流于形式,使一些贪腐官员热衷“嘴巴作秀”,宣扬的反腐论调“连自己都不相信”。其最终目的,是为了赢得赞誉,成为其“步步高升”的资本。“许多贪官在落马前,以‘敢闯敢干’、‘清廉朴实’在当地取得良好名声,直接或间接影响着组织、纪检部门对干部的考核。”湖北省反腐倡廉理论特约研究员唐坤说,贪官伪装廉政,是为边腐边升打造“护身符”。

江苏省委党校廉政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王世谊教授认为,公职人员权力相对集中、透明度不高,全方位监督还难以一步到位,也为贪腐官员大秀“廉政语录”提供了空间。

既增强官员“免疫力”,又要增强制度“杀伤力”

贪腐不会写在脸上,衡量官员清廉与否,不仅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王世谊认为,由于信息不对称和权力不对称,一旦“掌权者”在复杂的社会矛盾中道德信念发生变化和动摇,就会出现腐败现象。因此,需要构建立体化的预防监督制度,将权力置于组织、群众、法律、舆论的有效监督之下。

十八大以来,一只只“老虎”、“苍蝇”的落马,凸显中央加强制度反腐力度的决心,“八项规定”等得到坚决执行,大幅提高“腐败成本”,有效刹住了公款吃喝等腐败问题。唐坤认为,这充分说明,预防官员“台上反腐、台下贪腐”、“带病提拔”等问题,需要刚性制度和刚性执行。

当前,中央巡视组第二轮巡视开通了网络举报“官方渠道”、公布“寻虎找蝇”详尽“流程图”,明确以“9种方式5步骤”找“老虎”和“苍蝇”。这被认为是推进制度反腐建设的有益尝试。

“公开透明才是最好的反腐良药。”汤啸天认为,一些权力行使不规范、自由裁量权过大,又缺乏有效的监督。应通过财产公示、住房联网、民主决策等方式为官员打造反腐“防火墙”,既增强官员“免疫力”,又增强制度“杀伤力”。

值得关注的是,廖少华等省部级干部,都曾经历过多次考察,当前干部选拔任用、日常考核和监督管理也有一套规范化的流程,却揭不开这些“两面贪官”的真面目。

“考核考察查不出贪官值得深思,至少说明一些制度还有待强化,比如‘带病提拔’问题官员,他不升迁别人就没机会,甚至巴不得他走!下属既不敢反映问题,也不愿反映问题。” 中央党校教授王怀超说。

王世谊认为,选人用人与权力腐败密切相关,一些部门和单位选用优点和政绩突出的干部,对其缺点考虑不够,也有违德才兼备的标准,相关权力的监督需要更多从“纸上”落实到行动中。[详细]

高官退二线8年后被查 出来混迟早得还

10月11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再次发布反腐重磅消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赵少麟简历显示,他今年68岁,早在2006年便卸任江苏省委常委、秘书长一职,退居二线已达8年。

十八大以来,不少退休或退居二线的官员被调查,仅副省级及以上高官便有倪发科、郭永祥、陈柏槐、阳宝华、赵少麟等人。

一直以来,官员退休后往往就算是“平安着陆”,等于进入“保险箱”,但在时下的反腐大潮中,这样的观念必须彻底扭转了。郭永祥、赵少麟等一批退休或退居二线的官员在反腐大潮中“东窗事发”,受到法纪惩处,这充分体现了“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真理,更充分彰显了中央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详细]

相关阅读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