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
首页 >专题 >文学 >小说 >

大国之道

“相互依存,谁也离不开谁;相互威慑,谁也不能战胜谁。”25日,在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与《国际关系研究》编辑部共同主办的“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研讨会暨《国际关系研究》发刊式上,上海社科院副院长黄仁伟如此解读新形势下的“新型大国关系”特点。

具体而言,与会学者普遍认为:在世界上力量、权力和财富开始从西方转移到东方、从发达国家到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大背景下,对“大国”的界定,要具备层次感,新型大国关系不仅仅指中美关系,还包括中国与德法英日等老牌发达国家及巴西、印度等新兴国家;对大国关系的理解,应超越“竞争与合作”的二元视角,学会适度“妥协”;构建新型大国关系,需做好危机处理的“顶层设计”。

在“离不开又打不赢”的状态下,在具体实践中,中国如何寻求与其他大国的相处之道?全国多位知名学者纷纷亮出自己的观点。

“如何处理中美关系,将是中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内容和最大难点。”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指出,当前中美两国实力的相对差距在不断缩小,但绝对差距仍然很大。未来几十年的中美关系,也恐将继续延续这一态势。对此,黄仁伟则强调,“相互妥协将是中美关系的常态”。他指出,新兴大国关系要研究大国的利益怎么渗透到对方去。“光讲利益共同体是不够的,要研究利益渗透到对方的路径。”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郭宪纲认为,在中美关系的实践中尤其需注意两点。一是将新型中美关系的构建与国际格局的转型密切联系起来。在现有国际格局中扮演建设性的角色,及时、渐进地传递中国声音,避免战略误判。二是,高度重视经贸合作在中美关系中的作用。中美经贸合作曾经是改善中美关系的一剂良药,但在经贸摩擦日益增多的现状下这种缓冲作用在减弱,“学会妥协,显得格外重要。”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杨伯江认为,除了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日关系也应该被纳入新型大国关系构建的范畴。他指出,处理中日关系一直被置于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但日本近来出现了从“日美同盟下的日本战略”到“日本战略下的日美同盟”的新战略转换动向,处理对日关系应有新思维。具体而言,要提高认知水平,对日本的理解不能“一刀切”,在尊重历史记忆的基础上注重对国家利益的正确判断;积累合作实践的惯性,比如建立中日海上危机管理机制和拓展节能环保领域的合作。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则指出,处理中日关系既要善于妥协也要善于斗争,善于争取日本国内和平力量与国际舆论对中国立场的支持,需与中国总体的战略目标联系在一起。

在构建新型中俄关系上,中国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邢广程指出,中俄已经建立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今后仍需坚持四个“不”: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不意识形态化。此外,需加强与俄罗斯的经济贸易合作,让“邻居”切实感受到中国发展所带来的机遇;理性看到俄罗斯国内对中国发展问题上的不同声音,强化与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的协调性。(记者 吴宇桢 童薇菁)

更多>>

陆克文谈中美关系:大国间关系更应走“中庸之道” 2015年05月19日 11:54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作者:王子昕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人参与 评论 当你用英语问一个外国人问题,而外国人用普通话流利的回答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本次凤凰财经记者专访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对这一情景有了极致体会。

陆克文(左)凤凰财经记者(右)

当你用英语问一个外国人问题,而外国人用普通话流利的回答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本次凤凰财经专访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对这一情景有了极致体会。

众所周知,陆克文中文功底了得,尤其是将“说普通话”与陆克文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愿意使用中文交流、并用微博署名“老陆”。

尽管之初早有耳闻,但本次陆克文开口一语还是令记者惊叹。在凤凰财经记者用英语抛出第一个问题时,陆克文便用中文对答如流。随后,此次专访便出现了陆克文与凤凰财经记者之间“你一句英文、我一句中文”问答奇幻现象。

以下为凤凰财经记者专访陆克文实录:

凤凰财经:请您回忆下八十年代在中国北京的外交官生涯。

陆克文:我第一次到中国其实是1984年,已经超过三十年。所以我特别记得当时的北京还是比较落后的。比如在路上,只有自行车和一些马车;农民比现在多得多,汽车却很少,四轮汽车都不存在。那就是我记忆中的北京。

可能三十年后,中国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一个新的世界。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政府进行了不少改革,来更好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尽管中国现在还有许多问题,但是我认为我们(这些)老外应该用客观和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和研究中国的现状。

凤凰财经:根据“均势论”理论,现在也有人提出,中国是在均衡美国的力量。对此,您是否同意这种说法?在亚投行的设立问题上,我们看到澳大利亚已经加入而美国还在观望。大国间的政治关系是否需要经济来“再平衡”?

陆克文:每个国家有他们的优势和弱点。比方讲,现在中国在经济方面的(表现),在全世界及区域间范围所起的作用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我们注意到,亚洲的每个国家跟中国的贸易伙伴儿关系,大概是他们最重要的一个关系。包括我们澳洲人在内。与此同时,如果我们看安全方面,美国现在所起的作用也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的军事力量也很大。

凤凰财经:所以您认为,中美两个国家可以扮演比较互补的角色?还是国际政治版图会发生一些变化?

陆克文:当然(中美)这两个国家都是大国,大国之间的双边关系当然有矛盾,但许多方面也可以合作,无论是双边还是全球的。所以我支持的概念就是一种平衡,一种所谓的“中庸”之道。

凤凰财经:您曾经驳斥过“中国经济崩溃论”,也表达过尽管中国经济在减速,但是不会硬着陆。您现在的看法还是这样吗?

陆克文:如果客观分析中国的经济情况,我们首先应该认识到,中国现有经济模式正在进行着很大程度的改革——从老的经济模式到新的经济模式,然而改变经济模式的过程将会是非常复杂的。第二,全世界的经济增长率在最近七年都比较低,这没有给中国带来任何好处;大环境的经济情况不健康。第三,我认识到中国政府在财政及货币政策方面,正在运用其能力来保持(经济)增长。我也看到最近中国央行所采取的措施,这是来帮助恢复增长率的。因此如果我们看以上的综合因素,中国经济的基础还是令人感到乐观的。

编者注:美国著名学者沈大伟今年3月在发表“中国崩溃论”的文章,曾引起广泛关注。随后陆克文在纽约发表演讲时就公开驳斥沈大伟的看法缺乏理性基础。

凤凰财经:所以您觉得现在中国提出的“一路一带”、“丝绸基金”等计划会顺利帮中国经济重拾增长势头吗?

陆克文:实际来讲,我对这些概念持轻松和乐观的态度。以“一路一带”、亚投行、“丝绸基金”为例,所面对的是全亚洲或者全欧亚大陆这一整体。他们的经济基本设施的需求很大。因此如果中国政府,愿意在这方面的项目上投资,在我看来,那再好不过了。如果能改善这些地区的经济情况,不仅会给这些国家的公民带来好处,也给中国带来好处。我认为在经济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更能给全世界经济带来提振。

凤凰财经:您如何评价看待印度总理莫迪此次的中国之行,中印间的发展合作重点会在哪里?

陆克文:我的评价就是莫迪总理到中国的访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不只是中印双边经济方面的。当然中印经济关系应该加强。两个大国,应该有更大的一种经济合作,贸易方面和投资方面。尤其在印度经济基础设施方面的。我个人认为,如果中印两国可以解决好边界问题,未来的合作肯定是独一无二的。

去年中国和澳大利亚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这说明中澳未来经济合作的范围将不仅是在铁矿、煤炭上,还会延伸至农业、金融业、服务业。陆克文对此也表示,澳大利亚金融方面的系统很健康,规模也比较大。因此中澳两国金融方面的合作,将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样本。

凤凰财经:您认为澳大利亚在TPP谈判中会扮演何种角色?

陆克文:个人而言,其实我有一点担心TPP和FTAAP(亚太自由贸易协定))方面的问题。这两个贸易概念和合作方式是不同的。我的担心在于,未来贸易会造成矛盾,因为这是不合理的,也应该避免发生。

凤凰财经: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气候变化的。中国目前下大力治理污染,今年12月全世界的目光也会投向巴黎的气候变化峰会。对此,您的建议是?

陆克文:去年十月份,美国奥巴马总统到中国访问时,中美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宣布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这是非常好的第一步,当然还任重而道远。最近几天关于处理好气候变化的提议,印度总理莫迪和习近平主席也宣布了共同立场,这是重要的第二步。中、美、印三个国家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是全世界最大的,这不仅在人口方面,还有制造业等领域。

[!--empirenews.page--]

采访的最后,陆克文特别提出,考虑到中国在制造业方面的地位,应鼓励新德里、北京、华盛顿这三个首都开启一个新的合作主题。(凤凰财经特约记者子昕发自纽约)

更多>>

相关链接
大国之道相关信息

大国之道专题栏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抗战之大国崛起_大国手之扬州论枰_大国之魂、以及大国之道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