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中国第一军事门户网站 | 首页  > 专题  > 朝鲜半岛“刺金”事件

好莱坞影片《刺杀金正恩》原定于12月上映,最近趁着金正恩去向成谜的新闻热潮,将提前上映。预告片公布之时,朝鲜官方媒体便称这部影片“肮脏且受到诅咒”。这部电影同样遭到了一部分西方媒体的批评。一些影评人表示,拍摄一部刺杀他国领导人的喜剧片的行为是“极端不负责的”。实际上,尽管关于朝鲜的资料少之又少, 但其中记录的真实“刺金”事件全都比电影更曲折、更震撼……

美国中情局“Y部队”几乎炸死金日成

为扰乱中朝军队后方,美国中情局在釜山港一个名为荣道的小岛上设立训练营,招募了几百名籍贯在朝鲜的难民,组成绝密的“Y部队”,其中15人还被送往日本接受高级培训。经过扩充,“Y部队”最终达到1200人,分成四支作战大队:“黄龙队”、“蓝龙队”、“白虎队”和“猫头鹰队”

1952年4月29日,由金明日的率领“蓝龙队”K连14名成员秘密潜入朝鲜。6月16日,李毅深又带领14名成员伞降到朝鲜的新昌。7月6日,两支队伍会合,共同在咸镜南道展开活动。9月14日,金明日率手下伏击了一支朝鲜人民军骑兵连,打死了82名朝鲜战士,并俘虏了几名士兵。在审讯俘虏时,金明日等人获得一个惊人的信息——朝鲜最高司令部就在附近干芝里矿洞里,而金日成也在那里办公!金明日带人渗透到干芝里一带,在矿洞附近设置下无线电装置,然后用无线电台招引几十架美国飞机前来轰炸。美机把朝军最高司令部驻地都给炸翻了,有一颗定时炸弹就扔到金日成的司令部旁边。[详细]

“八月宗派事件”: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推翻金氏争权的尝试

1956年苏共二十大召开,金日成前往莫斯科列席会议。在此期间,朝党苏联派的新领袖朴昌玉和延安派的金斗奉、崔昌益试图在下一届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联合起来推翻金日成。这是朝党权力斗争史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推翻金日成的尝试。

对金日成渐生不满的改革派官员如金斗奉、崔昌益、朴昌玉、徐辉和尹公钦等于苏联驻平壤大使馆会见,商讨除去金日成的可行性和方法。

最终,拥有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议席的他们决定在8月2日至4日举行的中央全会中弹劾金日成,因据当时的《朝鲜劳动党章程》规定,中央委员会成员可选举党领导人,故此他们理论上也有弹劾他的权力。为了争取支持,改革派成员试图拉拢金日成的亲信。同时,改革派又尝试争取中苏两国的支持。

而事实上,改革派秘谋政变的消息早在7月下旬已经泄漏,金日成在得悉此事后决定提早返国。7月26日,已秘密回到朝鲜的金日成决定将原本在8月2日至4日举行的中央全会延期到8月30日和31日,以让他作出部署。之后,金日成先与各中央委员会成员见谈,他向众人承诺会拨乱反正,又会减少其个人崇拜和对其过错反省。同时,他又派遣警察监视改革派成员的举动,并对他们的司机和保姆进行审问。此后,他又召回刚出国的亲信兼武将方学世返国布置防范措施。在会议坐席上,金日成也作出安排,他特意把改革派成员分隔,并在他们身边安插其亲信,用以抑压他们的势力。

然而,对于金日成返国后的各种部署,改革派并没有进行特别的调整,而是静观其变,这间接导致到之后的惨败。

朝鲜劳动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8月中央全会在8月30日至31日在平壤进行,但在金日成汇报完毕后,改革派成员抢先发言。首先发言的是商业部长尹公钦,他批评金日成的个人崇拜已达到不可药救的地步,又认为劳动党主席不应由像金日成般不负责任的人来担任。尹的言论并未能得到各委员会成员的认同,反引来大量的骂声,他更被指为“反党份子”。

随后,崔昌益试图为尹辩护,并继续把矛头指向金日成,他质疑金过度发展重工业。崔的意见很快就遭到金日成的反对,他反驳劳动党不能只靠援助过著朝不保夕的日子,唯有发展经济才是改善民生的方法,并声称人民也不会支持崔的说法。

此后,会议的对立情绪变得更为紧张,建材部长李弼奎和朴昌玉在发言时也被四起的骂声和嘘声打断,几乎无法完成其演辞。见大势已去,改革派成员于午膳期间逃离会场。会议的第二天,所有的改革派成员已不知所踪。

金日成把日前有份反对他的人列为反革命和反党份子,并彻销他们所有的职务。当中,尹公钦、徐辉和李弼奎更失去党籍。至此,这场由改革派发动的政变由会议展开到正式结束(成员们逃亡或是被定性为反党份子)历时仅有两天。[详细]

反戈一击:韩国“刺金”特战队杀进汉城

1968年初,朝鲜31名特战敢死队员潜入韩国汉城企图刺杀韩国总统朴正熙,这一行动最终功败垂成。对于来自朝鲜的刺杀威胁,韩国总统朴正熙恼火不已。为报一箭之仇,韩国当局决定效仿朝鲜“124军部队”,组建一支同样是由31人组成的敢死队,以潜入平壤“取金日成的首级”。

经过三至五个月的魔鬼式训练,先后有7人在集训中死亡,剩余的24名敢死队员被转移到韩朝边境的白翎岛上,等待出击命令。然而,时隔不久,待命的684部队敢死队员却接到了终止作战的命令。

由于只有极少数人知道684部队的存在,直到1971年,韩国中央情报局和空军高层才开始着手讨论这个“烫手山芋”的存废问题。新上任的空军参谋长在听说了部队的由来后,立即下达了解散命令。最后,为保险起见,韩国当局做出了“毁掉一切痕迹”的指示。684部队成员也开始觉察到事情的微妙变化,要被全体消灭的消息不胫而走,3年多来忍耐已达极限的敢死队员最终被激怒了。队员决定暴动自保,反戈一击。[详细]

相关阅读

往期回顾

更多>>